旧日之箓 第45章 老黑辛苦了

小说:旧日之箓 作者: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1-04-10 11:08: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老黑不耐烦地扫了对方一眼,抬步就想要绕过对方,哪知道那男人突然手一甩,漫天生石灰便撒了过来,直接罩了老黑一脸。

  虽然视线被瞬间剥夺,但常年的争斗经验还是指挥着老黑怒吼着朝前撕咬过去,却又感觉到当头一大壶水洒在了他的脸上,伴随着石灰和水的反应,他一双爪子捂着眼睛,不停惨叫了起来。

  楚齐光快速后退几步,朝着墙上的乔智喊道:“愣着干嘛?丢石头砸他啊。”

  ‘手真黑。’乔智暗暗吐槽了几句,双爪便好像人手一样灵活地捏住了石子,伴随着阵阵破空声,直接砸在了倒地惨叫的老黑身上。

  地上的老黑气息越来越弱,胸口的起伏逐渐慢了下来,只有鼻子还在微微抽动。

  “猫味?”他满是怨毒地喊道:“有猫妖?你和人类联手对付妖怪?你这个妖奸!”

  楚齐光根本懒得回答对方,但乔智还是忍不住说道:“你都吃人了,不杀了你其他狗妖都要跟着你学坏,最后引了道观过来,大家都要倒霉。”

  “人能吃狗,狗为什么不能吃人?”他虚弱地说道:“而且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吃人?是人先背叛我的……”

  “……是他们先背叛的……”

  黑狗妖的生命逐渐消散,整个狗已经渐渐处于弥留状态,但似乎被乔智的话语所刺激,他仍旧一脸不甘地开口说道:“我本是山上猎户家的猎犬,父辈便是狗妖,我从小就在父辈的指导下锻炼自己。”

  “我越来越强壮,越来越聪明,我帮助猎人捕杀的猎物也越来越多……”

  但伴随着北岳府知府在当地组织毁林开荒,山林越来越少,他们打猎也越来越难,最后不得不一同参加开荒,开始种田。

  猎人虽然不善种地,但官府答应开荒前三年不用缴税,狗妖也帮着一起种地,日子总算还过得下去。

  但哪知道换了一位知府之后,新来的知府联合当地乡宦,直接将开了荒的熟田全部夺了过去。

  没有猎可以打,没有地可以种,猎人家的生活越来越差。

  有一天,老黑发现自己的父亲不见了,他到处找到处找,也没有找到父亲的踪迹,只记得那段时间猎人家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但随着家里的日子再次贫困起来,老黑发现主人要将他卖给肉摊。

  “……我咬死了他们,因为他们先背叛我的。”老黑喃喃地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心必异……”

  最后的喃喃声中,黑狗彻底死去,楚齐光上去检查了一下,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乔智一脸复杂地跟了上来,看到皱眉的楚齐光,感叹道:“你也在想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是吧?”

  “啊?”楚齐光微微一愣,其实他刚刚在想这狗妖的肉能不能吃。

  乔智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杀了他呢,想不到还是让他说完了遗。”他心里想着楚齐光还是有心的。

  楚齐光点了点头,其实他只是想着与其费劲杀狗,不如让对方把最后的力气耗在遗上,不是有句话都叫做反派死于话多吗?

  不过他看了看一脸伤感的乔智,还是明智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跟着感叹道:“这狗也不容易啊。”

  乔智喃喃道:“人类只要一直发展、一直扩张,那就会和山林中、草原上、大海里……会和各种各样的妖兽、妖怪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我在王家庄的时候,一直让手下们藏好了躲着人类,远离村庄。

  但就像后山上青灵道人杀过来那次一样,就算我已经不断带领妖族退让。但人类的地盘总是年年都在扩张,总有一天我们会退无可退的,我们应该怎么办。”

  楚齐光拍了拍乔智的脑袋,缓缓说道:“山里林里的原始生活是没有前途的,不改变只会被世界淘汰。”

  乔智问道:“那该怎么改变?”

  楚齐光回到:“融入进来,成为整个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如,从替我家种田开始。”

  说完,楚齐光已经拎起了老黑的尸体。

  “替楚齐光家种地,还有这种深义吗?”

  乔智站在原地愣了愣,回想着楚齐光刚刚说的话,突然心中喜道:“让我们妖怪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楚齐光好像有点变化了,是被我影响的吗?”

  “老子可能已经在无意中改变了世界的历史了。”

  乔智一蹦一跳地走了上去,围着楚齐光来回绕圈,在小腿附近蹭个不停。

  楚齐光一脚推开对方:“别蹭了,都是猫毛,我这衣服要一两银子呢。”

  哪怕被推开了,乔智心中仍旧在笑:“何止是改变世界……老子说不定拯救了全天下,所有人都应该谢谢我。”

  楚齐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这狗妖的血……给陈刚用的话,应该能再给他施展一次天妖筑基了吧?”

  ……

  楚齐光抱着老黑的尸体,再次带着乔智来到了废庙的位置。

  之前逃窜的狗妖们已经察觉不对劲,似乎并没有道士追杀他们,所以溜达了一圈后,他们又都陆续跑了回来。

  当他们看到楚齐光抱着老黑尸体走进废庙的时候,全都装成了普通野狗的模样,只是充满敌意和戒备地看着楚齐光。

  楚齐光看着他们说道:“你们的大王被青阳观的道士杀死了,他撑着最后一口气找到我,可惜我没能救下他。”

  狗群瞬间骚动了起来,有狗妖喊道:“谁杀了大王?”

  楚齐光凝重道:“是青阳观的青灵道人。”他仰头朝天,一脸悲伤地叹气道:“老黑兄弟这辈子,过得太辛苦了。”

  “他本是猎户家的忠心猎犬,想不到世道不公,政府开山毁林,让猎户开荒,事后却又巧取豪夺,抢了他们的地。猎户家活不下去,竟然想要将老黑卖给屠户。”

  “老黑兄弟迫于无奈,只能拼死反抗,最后逃到县城里,这才活下命来。”

  伴随着楚齐光的诉说,四周围的狗妖们都不知不觉竖起了耳朵,他们中的大多数虽然也听过这个传闻,但还是第一次详细听到老黑的这个故事。

  而一条白狗和一条黑背的狗则是面露惊异之色,白狗名叫白皮,黑背名叫黑背,全都是老黑之前最亲近的狗妖。

  他们惊异是因为他们听过老黑讲这个故事,但却想不到一个人竟然也能知晓这个故事,或者这个家伙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