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之箓 第495章 过去未来

小说:旧日之箓 作者: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1-04-22 12:06: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古以来,皇天道的信徒们便一直在努力向皇天上神祈祷,祈求着沟通那遥远的皇天世界。

  有人因此成为了疯子。

  也有人号称自己真正完成了沟通,获得了神的启示。

  甚至更有人声称听到了神的声音,获得了神的恩赐……

  而此时此刻,张心晦便感受到朦胧的呼唤声从虚无中传来。

  他的眼前有一片黄色的云雾升腾而起。

  无尽的星空出现在云雾之中。

  群星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星空中传来一阵阵难以名状的歌声。

  在群星的赞美歌声中,巨大的黄色星球从天而降。

  那是皇天世界的所在。

  张心晦的双眼被那星球上永无止境地玄黄风暴所吸引。

  尽管那风暴之中,全是极尽扭曲变化、不断散布着病态和违背人类美感的长长气流。

  但却始终有一种不可名状、撩动心弦的魔力。

  张心晦越看就越是为之着迷。

  仿佛随着玄黄风暴的气流变化,他的意识也随之逃出了人间,去到了那九天之外的皇天世界。

  ‘皇天上神,这是你给我的启示吗?’

  在那翻卷不休的风暴之中,张心晦似乎看到了过去那个少年的自己,看见了过去的一幕幕景象。

  张心晦出生贫寒,八岁的时候为了补贴家用,每日清晨便上街叫卖豆干。

  因为常常在书院外听课,偶尔帮助学生们解答功课,他后来被书院的老师看中,免费收为弟子。

  没钱练武的张心晦非常感激书院老师的赏识,也牢牢抓紧了这次机会。

  接下来便是寒窗苦读、博览群书、每日都废寝忘食地学习。

  因为聪明好学又天赋不凡,张心晦很快就在当地有了名气,书院每个月的月考几乎都是头名。

  而因为出身底层,张心晦从小就见惯了民间疾苦,心中也曾有着治国安邦之志。

  他梦想着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一扫从小到大看见的那些田园荒芜、民生凋敝的局面。

  但在12岁中了童生之后,接下来一直到40岁,张心晦参加的每一次应试都以失败而告终。

  连续的失败,对张心晦原本那一身雄心壮志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而为了生计,连续失败两次之后的张心晦成了本地大族们的教书先生,以此来补贴家用。

  长久的教书生涯,让他近距离地见证了那些大族的骄奢生活,并与他所处的下层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

  终于在40岁的时候,雍州大旱,十室九空,人相食。

  他加入了皇天教,凭借一身渊博学识和能善辩发展出了大量的信徒。

  张心晦似乎又回忆起了那之后和书院老师的争吵。

  “张心晦,你怎能入了皇天道?还跟着他们传播教义?你知不知如此一来,你就是邪教妖人,一辈子也考不了科举了。”

  “老师,我已经考了快30年了,人生有多少个30年?”

  “那也不能和邪教沆瀣一气,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我不是没拼命读过书,我也想着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可以治国安民。”

  “但那些士绅豪右,那些名门武者他们给我们机会吗?他们读的书有我多吗?”

  “他们只要花一点点银子,就能把我们应试的名次都挤占掉。”

  “他们花最低的银子从百姓手里收粮,然后联起手来拉高粮价,趁着天灾人祸就能把百姓的田都给占了。”

  “你去问问城外那些百姓那些流民要什么?他们只是想要吃一口饱饭,他们只是有一块田养活自己。”

  “但他们一辈子劳劳碌碌,他们种了一辈子的田,最后却连自己的儿女都养不活,这合理吗?”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些士绅豪右,这些武者在玩他们。他们只要花一点点手段就能让穷人们一辈子做牛做马。”

  “老师,读书考科举有用吗?”

  “朝廷管不了他们,但皇天道能管。”

  “大汉国运衰败,没我的用武之地,但皇天道有……”

  “只有皇天上神,才能让我施展这一身才华……

  朦胧之中,那说话的身影转过头来,似乎看向了此刻的张心晦。

  过去、现在似乎在双方的视线碰撞上产生了交汇。

  张心晦感觉这一刻的自己似乎真的过去的自己产生了某种交集。

  但当他还想要认真再看时,黄色的云雾一卷,朦胧的呢喃声再次传来,画面又再次发生了变化。

  气流扭曲、涌动。

  张心晦似乎已经彻底沉浸在了这变化之中如痴如醉,那些颠倒畸变、却又完美融合的画面令他越发着迷。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穿着蓝色制服的自己,就如同是未来老年后的张心晦。

  这张心晦看上去已是老态龙钟,眼中满是对生活的绝望。

  他看着此刻的张心晦,开口大喊道:“阻止……楚齐光!”

  “不然整个世界……都会被他买下来……”

  “大气、海洋、阳光、土地……一切一切……所有都会属于他……”

  “人也好……妖也好……从出生开始就会欠他……”

  “工作……需要一辈子的工作来偿还他……哪怕死后也不得安宁……”

  “阻止他!一定要阻止他!”

  黄色的云雾再次翻涌、旋转,眼前的画面虽然已经消失,却给张心晦留下了深刻的映象。

  哪怕仅仅是模糊的幻影,他都能感受到对方语气之中的那种绝望。

  ‘这是未来的我?还是皇天上神的预?’

  ‘但不论是哪种……这都是毫无疑问的神谕。’

  这一刻张心晦身心震动,如此明确而又清晰的神谕是过去的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与此同时,一股股黄云从他口中传出,化为丝丝缕缕的气流环绕在他的身上。

  一种超越了一切凡物的气息从那黄云中传来。

  一种明悟涌上了张心晦的心头。

  ‘此非凡物,乃是来自皇天世界的恩赐。’

  随着黄云逐渐覆盖张心晦的身体,他的神情也愈加癫狂,语气之中满是狂热。

  他颤抖着双手,看向了罡气层之外的方向。

  “超越了上下四方,往古来今的皇天啊。”

  “过去存在、现在存在,未来也会存在的至高主宰。”

  “您的仆人在这里向您发誓,我一定会完成您赐下的使命。”

  ……

  永安18年,12月上旬。

  蜀州,兰河谷地的妖村。

  此时的妖村和数月前的模样已经截然不同。

  有着水泥、种田者、劳动者的应用,大片的房屋已经造满了大半个整个谷地。

  气血管路连接到了谷地的各个角落。

  水泥路一直铺到了谷地之外,不断接送着外来的商队,将大量的食物、药材乃至各种矿物运输进来,投入到血池之中。

  大片的血池之中不断有新的种田者、劳动者生产出来,进一步增长着整个妖村的效率。

  更有大量劳动者通过佛界之门,在周玉娇的指挥下穿越佛界,来到蜀州各地执行不同的任务。

  同时妖村的街道上、工坊内外、耕田附近,都有劳动者们在不断巡逻。

  这些经过工坊改进,足有六个气血核心作为动力源的血肉傀儡们,光是出力就能达到第三境武者的水平。

  他们其中的一部分更是得到了楚齐光以‘噬血术’的加持。

  就像是种田者在‘噬血术’的加持下能发动气血互噬模式,将出力提升到第二境武者的水平。

  劳动者在进入气血互噬模式之后,则拥有了接近第四境武者的实力。

  这数以百计、无惧生死、令行禁止的劳动者们便是最好的守卫,足以镇压入道级以下的战力。

  而在妖村的中央位置,以水泥和石砖修建的学校足有五层楼高,其中正传来妖怪们的朗朗读书声。

  随着楚齐光指派的镇魔司行动,蜀州内的大量妖怪都被不断扫荡,而唯一留下的空隙就只有巴府方向。

  于是大量的妖魔被一路‘驱赶’了过来,在一些妖怪的指引下来到此地。

  他们在巴府百户所的报告中已经阵亡,而在妖村这边则成为了新的村民,正在接受妖村的教育。

  天空中,两头重明鸟从天而降,又一批北方妖隐村的妖才被送了过来,他们或将加入此地血池的建设,或将进入学校教育妖怪,或将前往蜀州各地住持情报工作。

  伴随着两头重明鸟的不断输送,妖隐村已经有两批近一千名妖怪来到了此地,将一种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氛围注入到了谷地之中。

  ……

  蜀州,天曲府府城外不远处的位置。

  许多百姓正看着脚下的路面啧啧称奇。

  宁坤正带着商队给巴蜀商会运送货物,路过此地时看着脚下平整干净,宽阔坚固的道路,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种灰色的是什么材料?竟然如此牢固?’

  宁坤感觉商队如果能一直走这种路的话,效率提升个两三倍不成问题。

  只听身边的路人们说道:“听说了吗?这条路是一个月就修好的,用的就是巴蜀商会卖的水泥。”

  “之前听说官府把这里给封了,每天晚上动工。”

  “你们知道什么?这是镇魔使楚大人施展道术,召唤的护法神将给修的路。”

  “这是天兵天将修的!”

  听着百姓们的议论纷纷,宁坤心中暗道:‘是楚镇使的手段吗?’

  知道是这位的手笔,宁坤觉得心安理得了起来。

  毕竟这位镇魔司的入道武神在蜀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所有府、县都搅了个天翻地覆,修条路也不算什么了。

  如今除了土著和天师教外,大部分府、县的士绅豪族已经完成了田税改革。

  几个月来,巴蜀商会不但将铺子延伸到了各个府城,也将所有蜀州的商业网络连成了一片。

  大片大片的农田也在他们的组织下开始了耕种,听说许多平民百姓已经加入商会,成为了商会的佃户。

  而宁坤脚下的水泥路,也是楚齐光利用劳动者们修建起来的。

  与之相同的水泥路正在蜀州各地修建,大概数年以后就能贯通全州上下的所有府、县了。

  随着水泥路的修建,商会的水泥也变得热销了起来。

  就连原本因为白石河死去而动荡起来的局势,也因为楚齐光的坐镇,还有妖国、劫教方面的平静,似乎逐渐稳定下来。

  但在蜀州的一片欣欣向荣下,无数消息灵通之辈都感觉到这就像是一场暴风雨前的平静。

  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似乎就要来了。

  就在宁坤上路不久后,他便看到远处有着一排奇怪的屋子,屋子前还有一条条长长的队伍。

  “这是做什么?”

  一旁的另一个商队伙计说道:“这是收路费。”

  不过让宁坤放心的是,虽然要收路费,但是原本各个府县衙门、士绅、土豪们私设的关卡都不见了,这一来一去倒是比原先花费少得多了。

  ……

  玄寂山上。

  原本蜀州镇魔司的千户宋抱石、副千户韩爵永都已经被楚齐光派来驻扎于此地。

  虽然名义上是要防备妖国,但两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楚齐光将他们踢出蜀州镇魔司权力中心的借口。

  宋抱石看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雪山,心中暗叹道:“如今的蜀州镇魔司,恐怕已经都是楚齐光的人了吧?”

  韩爵永在一旁说道:“妖国、劫教如此安分守己,必然有所图谋,接下来恐怕是山雨欲来啊。”

  想到这里,两个人都不经为蜀州还有猎手学派的未来担忧起来。

  ……

  灵州的南部朝瑶山山脉,其山势纵横交错,起伏重叠,一路向南延伸了数百里,将灵州和南方的洛州一分为二。

  此刻在洛州这中原腹地的一侧,楚齐光已经来到山脉深处。

  ‘郁离说的就是在这里了。’

  楚齐光脑海中回忆起了郁离告诉自己的情报。

  “这天下间第一个飞升者,也是唯一的飞升者,便是两千五百多年前,陈朝光寿年间的无为教教主了。”

  “之后罡气层越发完善,便再也无一飞升者了。”

  楚齐光脑海中瞬间想起了自己曾经在《无为教解密》等古籍上读到的内容,他开口问道:“那个无为教教主,就是无为教后来崇拜的九天老仙吗?”

  郁离耸了耸肩:“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楚齐光又回忆着自己在稷岭以及许多古籍、青阳县县志上得到的信息,追问道:“两千几百年前的陈朝光寿年间,那时候无为教和天剑宗是不是在稷岭争抢一份经书?这位教主的飞升,是不是和此事有关?”

  郁离噢了一声:“你还知道这件事情?”

  楚齐光当然记得,他最初便是在稷岭遗迹中得到了紫府秘箓的线索,后来一路追查才得知了其中的许多隐秘。

  在他原本的推测中,稷岭中的遗迹建造时间还远在陈朝之前,后来在陈朝光寿年间被村民挖开,上交了其中的经书。

  继而引发了天剑宗和无为教的抢夺。

  后来到了本朝,这处遗迹又被金刚寺掌握,成了藏匿《须弥山王经》的地点。

  只听郁离说道:“嘿嘿,当初的确是无为教和天剑宗再抢,但又何止他们在抢?”

  “无为教、天剑宗、天妖门还有当时的朝廷,可都在抢夺这本经书。”

  楚齐光疑惑道:“天妖门?”他发现自己完全没听过这个宗门的名字。

  郁离解释道:“天妖门乃是魏朝崛起的妖族大派,听说创派之妖趁着当时梵净宗和天剑宗宗主决斗的时候,抢走了一本无上经王,由此成立而来。”

  “不过如今这天妖门早已经灭亡了很久,而且妖族历史没什么人记载,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听见这段历史,楚齐光心中又是一动,他想起来之前曾经在林兰的帮助下,于大书库找到了和《星经》有关的历史资料,当时他还结合鹰妖那边的大竺传说进行还原。

  他心中暗道:‘我记得我上次归纳出来的内容是……四千年前,魏朝时期,梵净宗宗主携《星经》西来,想要找寻另外三大经王的下落。

  ‘后来此人和天剑宗宗主数次大战,想要决定各自掌握的《星经》和《月图》的归属。’

  ‘结果几次大战之下不分胜负,两人惺惺相惜之下一同阅览两本经书。’

  ‘可惜梵净宗的宗主闹得声势太大,而天剑宗又一向以刺杀闻名。’

  ‘这两大绝顶高手为当时的魏朝皇帝所忌,派出大军围杀两人。’

  ‘原本我还不知道后面的结果是什么,从郁离这边说的话看来,最后是有一头妖怪袭击了他们,抢走了一本经王,还开创出了一个天妖门。’

  ‘再接下来就是郁离说过的陈朝时期,天剑宗、天妖门、无为教抢夺起了经书。’

  楚齐光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倒是联系起来了。’

  另一边的郁离接着说道:“光寿年间抢的这本经书,名字便叫做《天书》。”

  “而除了《天书》之外,这世上还有另外三本与之齐名的经王,分别是《地书》、《星经》和《月图》。”

  “当时这三本书分别掌握在了陈朝皇室、天剑宗和天妖门的手里。”

  “《天书》出世以后,四大经王齐聚,便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抢夺。”

  “但其实当时的陈朝皇室早就被无为教暗中掌控。”

  “那一代的无为教教主雄才大略,惊才绝艳,恐怕不论智慧、天赋都不下于佛祖、圣皇之流。”

  “他故意放出《天书》的消息引得各方势力抢夺。”

  “最后他火中取栗,独得四大经王。”

  “四经合一之后,他便了悟真空,元神出窍,破空飞升而去。”

  “而在他飞升之前,则将四大经王重新散布在天下间的不同位置,说是留待有缘。”

  “自此之后,无为教代代教众便以这位教主为目标,都想着破空飞升,得证仙道。”

  “我这次要跟你说的,就是一位无为教入道仙人的墓葬。”

  楚齐光静静听完了郁离的讲述,开口问道:“无为教既然追求破空飞升,为什么又会有墓葬?他们就不能直接飞去天外,死到天外去吗?”

  郁离笑了笑:“自从那一位破空飞升之后,整个世间就被一层罡气层所笼罩,无为教再无一人可以飞升。”

  “还妄图元神出窍来飞升的,只会随着肉身腐朽,逐渐沦为鬼类。”

  “我告诉你的这处墓葬,就藏了这么一只老鬼。”

  楚齐光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而是惊讶道:“罡气层在陈朝以后就有了?不是大夏建立的罡气层吗?”

  郁离说道:“大夏还称不上制造罡气层,他们只能说是将罡气层与人族气运相连而已。”

  楚齐光问道:“那处墓葬在哪里?”

  郁离诉说着方位,最后提醒道:“我们当初在那里挖了一个盗洞,你顺着进去,一路照我说的破解机关,就能找到棺椁所在……”

  ……

  此时此刻,朝瑶山南部深处。

  巨响声不断传来,只见数十道金光闪烁的护法神将正在开凿山石,将正片山野变成了工地。

  与此同时,远处有镇魔司的兵马一路支援过来,正在进行封山的动作。

  大量的武者、工匠正在探索地下墓葬的方位和状态。

  一些对陈朝、无为教、墓葬有所研究的学者,也全都被召集了过来,为楚齐光研究计划。

  对郁离说的‘盗墓’计划,楚齐光没有什么兴趣。

  他身为镇魔司大将,朝廷大臣,开展的自然是考古活动,盗墓是不可能盗墓的。

  -----

  感谢‘水中有一’的万赏

  s..book26584182067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旧日之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