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之箓 第509章 天庭(求下月票)

小说:旧日之箓 作者: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1-05-01 01:1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神光精气剑》拥有着无比强悍的洗脑能力。’

  ‘但是当使用者对这种洗脑能力无限度的信任……’

  ‘那如果遭遇了可以克服这种洗脑能力的对手时,使用者本身……反而因为信任,等于成为了被这门剑术洗脑的人。’

  看着安易云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楚齐光心中想着:‘也不知道这天剑宗能拿出多少资本来。’

  ‘不过我最想要的,果然还是安易云这个人才。’

  ‘所谓三军易得,一将难求……’

  对于《神光精气剑》这门道术,楚齐光真是越想越敢兴趣,相比之下连他刚刚练成的《万鬼录》似乎都没那么香了。

  就在楚齐光心中不断觊觎着《神光精气剑》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好看吗?”

  感受到那股阴冷的气息侵袭而来,楚齐光的身体微微一僵,转头就看到大林兰正一脸寒霜地看着他。

  “哈哈。”楚齐光尴尬地笑了笑:“大兰你什么时候来的?”

  大林兰弹了弹指甲,貌似随意地说道:“谁知道呢?也许是从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时候?”

  楚齐光心中暗道一声麻烦,开口解释道:“这女人是天剑宗的宗主,她以为能用《神光精气剑》来扭曲我的心智,我就是敷衍她一下。”

  “如今蜀州正是多事之秋,我们暂时还是不要与她为敌的好。”

  “噢?”大林兰挑了挑眉头:“天剑宗宗主?”

  “那我和你一起去杀了她,你会不会伤心啊?”

  楚齐光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已经骗过了她,让她来帮我们对付妖国和劫教。”

  大林兰冷笑道:“你很紧张她?”

  楚齐光摇了摇头,叹气道:“大兰,我说了我只是敷衍她。”

  “这江湖中的勾心斗角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水深的很。”

  “你能说出这番疑问,就说明你把握不住其中的深浅。”

  “你觉得我会紧张一个邪教妖女吗?我那是想要利用她。”

  “大兰你虽然厉害,但是我们这次要对付这么多入道强者,难保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万一你被伤了,或者我被伤了,都是巨大的损失。”

  “不如让天剑宗为我们卖命。”

  “等我们将她的利用价值给榨干了,我亲自出手帮你斩了她!”

  林兰面无表情地听着楚齐光的说教,等楚齐光说完之后,才微微点头:“算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碰过你的女人都必须死,等蜀州大战结束,你要是舍不得杀这个女人,我就亲自动手。”

  楚齐光心中暗骂一声混帐,嘴上转移话题道:“大兰,你怎么才到这?路上去别的地方逛了逛?”

  林兰哼了一声,淡淡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想要对付朝瑶山里的那个夏朝老鬼吗?我去和他打了一架。”

  “啊?”楚齐光惊讶地看着林兰:“你没事吧?”

  听到对方的关心,林兰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算是受了点伤吧,不过那老鬼也不好过,我还从他那棺材里掏出样东西。”

  说着,她将一本古籍递到了楚齐光面前:“这东西他很看重,应该很重要,你拿去看吧……”

  楚齐光接过古籍,求道者眼眸中传来一行行字迹。

  “李春易的笔录。”

  “位于朝瑶山深处,某个墓葬中的笔录。”

  “李春易虽然未能飞升,但心中仍有对天外的憧憬。”

  “于是在其古墓之中。”

  “有一座曾属于无为教的祭坛。”

  “据说能联系天外,沟通天庭。”

  楚齐光看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座古墓之中,竟然还有无为教的祭坛?沟通天庭?是指九天老仙吗?’

  就在楚齐光研究着眼前这本古籍的时候。

  林兰的身上一阵起伏,身形似乎变得有些不稳定起来,甚至连手脚都开始逐渐消失。

  她发出一声闷哼,勉强道:“给我血。”

  显然林兰的状态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轻松,身上的伤势甚至让她连鬼体都有些维持不住了。

  楚齐光随手一划,便在手腕上切出了一道伤口,接着将手腕伸到了林兰的面前。

  林兰将嘴巴凑了上去,伴随着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楚齐光就感觉到自己的气血被林兰一口口吸了过去。

  伴随着气血的不断涌入,林兰的身体重新恢复了正常,四肢也再次浮现了出来。

  远处,站在屋顶上的朱诺一脸的古怪之色。

  ‘刚刚楚齐光和青鸾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两人身上传过来这么浓烈的战意?’

  ‘还有这个女幽灵……身上有楚齐光的味道……’

  ‘楚齐光先生……这么乱吗?’

  ……

  永安19年,二月初。

  佛界,地下深处。

  无数魔物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而在这成百上千的尸体中央,巨大的魔佛半跪在地。

  李妖凤盘坐在佛魔的脑袋上,眼中似乎有佛火的光芒一闪一闪。

  看着眼前臣服的无数魔物,他的心中却生不出丝毫的波澜。

  对于比自己弱小的存在,李妖凤从来不会太过关注。

  他的注意力大部分时候都在强者的身上。

  抚摸着身下的魔佛,李妖凤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些往事。

  “佛……终究也成了魔……”

  他似乎回忆起了许多年前,自己被劫教派入金刚寺的岁月。

  金刚寺虽然是佛门净地,但其中仍旧等级森严。

  而其中等级、阶层划分的主要依据,便是实力。

  李妖凤还记得自己刚刚入寺的时候,就是最低一级的仆役。

  从砍柴、打水到清扫院落,做的全都是最脏最累的事情。

  而如果将武道修炼至第一境,那就能成为杂役弟子,干的是侍奉那些僧人的事情,拥有指挥仆役的权力。

  只有踏入武道第二境,才能成为沙弥,负责管理杂役弟子。

  沙弥之上则还有行者、比丘、上师……

  “一境之差……不但在战斗力上有着绝对差距,在地位上也是云泥之别。”

  这一点李妖凤很早就在金刚寺里明白了。

  而在他出寺之后,就发现全天下都是如此。

  s..book265841831486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旧日之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