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之箓 第880章 成功和可能

小说:旧日之箓 作者: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1-11-09 09:40: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着眼前的厕所,楚齐光周身光波震荡,已经双手结印,发动了未来无量心印。

  地下二十米的位置,相当于地下六七层楼的深处,一团封闭的血池骤然沸腾了起来。

  其中的一具人形魔物也陡然间睁开了双眸,眼中似乎有无数的光影一闪而过。

  青丘看着眼前站立不动的楚齐光,奇怪地问道:“您……是要上洗手间吗?”

  一股无形的波动从楚齐光身上弥散开来,直接扫过了青丘的肉身和元神。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赤身裸体般匍匐在漫天严寒之中,所有的一切秘密都毫不保留地被暴露了出来。

  楚齐光转过头的一刹那间,她则感觉到对方的眼中似乎有无数过去未来的光影来回幻灭,刹那出现又消失,就像是某种幻觉。

  青丘疑惑:“您?”

  楚齐光淡淡道:“没什么,偶有所得,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突破而已。”

  “说起来,现在的厕所都不分男女了吗?”

  他回过看向身后的厕所问道。

  青丘摇了摇头,她暂时按下了心中的疑惑,解释道:“有许多妖怪或者妖兽本来就是雌雄同体的,还有无性繁殖,还有能自己选择性别的。”

  “要是按照以前的封建观念,那得分太多种类的厕所了,这样很浪费,而且没必要。。”

  “所谓的男女之防,不过是古人为了统治强加出来的秩序,自然界从来没有这种东西。”

  “只有放弃那些和贞操相关的荣辱心,我们才会降低内耗,潜力和发展力才会进一步解放,把时间和精力留到更多有用的地方……”

  楚齐光脑海中感应着下一具魔物的位置。

  “走吧,我还想去学校别的地方看看。”

  就在他们走出教学楼不久,便看到数十名年轻人正从校园门外的方向走来,手上还扛着各种旗帜、标语。

  他们的脑袋上统统长着龙角,脸上带有龙鳞。

  “立刻释放东海敖宇!”

  “反抗人族对龙族的压迫!”

  “请为种族平等尽一份力吧。”

  看着他们的那副模样,楚齐光问道:“嗯……他们不是这里的学生?学校不拦着他们吗?”

  青丘说道:“他们应该是龙权组织的成员,有在这里抗议的权限。”

  不过四周围的学生们一个个都专注于修炼,似乎都没有听他们宣传的兴趣。

  那些龙族们大声呼喊了起来,开始讲述外卖员敖宇从小背负父母的殷切期望,花尽家财报名了补习班,却最后没能考上好的学校,工作期间又被老板盘剥和拖欠工资,最后还贷失败,被天下通行销户,连房租也付不起……

  看着站在一旁听讲的楚齐光,青丘问道:“您很好奇这个案件吗?需要我调取相关的案卷吗?”

  楚齐光摇了摇头:“案件本身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老一套。”

  “一个资质平庸的平民,从小到大被榨干了每一分血汗,乃至未来三十年的青春,最终成为了成为了一台巨大机器中的零件,被一点一点夺走了所有智慧生命的属性。”

  “而直到他最后,哪怕他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楚齐光看着开始募捐的龙权组织,还有开始拍摄的几名疑似记者的存在,随意笑了笑:“也不过成为了新的价值被再次榨取而已。”

  “这种故事,我做的……我看的太多了。”

  “我更关心的是龙族目前的状态,龙是皇天的使者,在皇天越来越靠近的阴影下,必须要时刻提防他们……”

  青丘听着楚齐光说的话,却是感觉到一种本能的不适,她皱着眉头说道:“龙族已经成为了我们文明的一员,他们和我们是平等的,不应该带着有色目光看他们……”

  “真的平等吗?”楚齐光看向她,露出了一丝略带调侃的笑容:“如果我现在杀光他们,会怎么样?”

  恶意的杀气扑面而来,惊得狐妖浑身上下一阵颤栗。

  自从出生以来,在这繁华社会生活了多年的青丘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杀气的存在。

  “小狐狸,你嘴里说的那些平等、自由,到底是你真正的想法,还是别人灌输给你的想法,你真的明白吗?”

  青丘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杀意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僵硬起来,甚至肚子中传来一阵阵让她觉得羞耻的尿意。

  就在这时,却见眼前的楚齐光转身离去:“走吧,我们今天还有很多地方要逛呢。”

  青丘咬了咬牙,心中暗道:‘这些过去的野蛮人……’

  接下来狐狸少女跟着楚齐光挨个走过了校园的多个角落,看着对方时不时在不同的位置停顿片刻。

  而每一次停顿之后,她都觉得对方的身上多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就像是一个不断扩散,不断沉沦,变得越来越神秘的深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走吧,学校我也看得差不多了,我们换下一个地方看看吧。”

  青丘问道:“您要去哪里?”

  楚齐光沉默片刻后说道:“去收藏馆看看吧。”

  两者离开校园的路上,楚齐光突然又问道:“对了,为什么整个夜之城内,我都没有感应到佛界之门?”

  青丘说道:“现世的环境不断被魔染破坏,为了保护环境,我们严格限制了前往现世的人数。”

  楚齐光若有所思道:“梦网,是不是……只是遍布佛界,没有在现世彻底覆盖?”

  “是的。”青丘点了点头:“不过封锁现世与此无关,只是出于对环境的考量。”

  而一离开学校,那种悠闲、散漫、自由的气息便随着福地等级的一路降低再次袭来。

  这个社会中如果想要修炼高深的武功道术,想要成为入道的存在,想要在商会中获得较高的位置,并且还是白手起家的话,那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菲的努力。

  但如果只求个衣足食饱,不修炼武功也不修炼道术的话,那便会无比的轻松,只要每个月向天下通行提供气血便行了。

  接下来楚齐光和青丘来到了夜之城的收藏馆。

  这里是商会对民众公开的收藏馆,就像博物馆一样收集了许多历史文物。

  当然大部分都不含有太多历史的隐秘,又或者某些黑暗的知识,仅仅是起到一些类似于科普的作用。

  而在这些展览品中,有一件很快就吸引了楚齐光的注意力。

  那是一枚大汉皇族的玉玺。

  然后是天师教的混元总摄天师印,不过楚齐光已经感受不到其中有任何超凡之处。

  一旁的青丘介绍道:“这是大汉的末代皇帝永安帝捐献出来的……”

  根据青丘所说,这位大汉皇帝苏醒之后,对商会的很多做法产生了不满,认为如今的人族被培养的太过软弱和幼稚,因而想要改变商会的政策。

  为了反抗他的独裁统治,商会不得不派出武装部队将永安帝擒拿起来,然后强制冬眠。

  “天师教的黄道旭教主苏醒后同样无法适应环境,并且对天师教的改革,以及玄元道尊的情况产生了极大的反抗情绪,并妄图以恐怖袭击来威胁商会。”

  “我们在评估了他的精神状态后,也不得不同样启动了强制冬眠程序。”

  青丘看着眼前的楚齐光,似乎想要通过他的表情看到某种反应,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楚齐光来到了收藏馆中最深处的位置,看到了这里最为重要的展品。

  看着处在展览中的妖皇剑,楚齐光能感应到剑身之中蕴含的力量远超过去,显然这五十多年来妖皇剑就像他冬眠之前的安排一样,不断在受到妖族祭拜,被以气运来进行修复。

  “老朋友,看样子你的日子过的不错。”

  青丘在一旁急忙提醒道:“楚总,妖皇剑目前已经是商会的共有财产,您想要使用的话,我会向上面申请……”

  只见他伸手一招,妖皇剑已经嗖的一声洞穿了层层禁制,直接飞到了他的面前。

  但是眼前的青丘和众多参观者都恍若未觉,仍旧在对着妖皇剑和其他展品评头论足。

  楚齐光轻弹剑身,无形的威压瞬间扫过方圆千米,所有妖族都宛如遭受了一种血脉上的压制,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诚惶诚恐。

  青丘看不见楚齐光收剑、弹剑的动作,只是疑惑地说道:“楚总,您做了什么吗?”

  “没什么。”楚齐光微微一笑道:“带我去看看诛仙甲吧。”

  但就在楚齐光离开收藏馆的路上,一名青年走到了他们的身前。

  “青丘,我来和楚齐光谈一谈,你先走吧。”

  楚齐光看着眼前的青年,疑惑道:“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青年说道:“我以前叫做张心晦,你现在可以叫我张三,也可以叫我李四,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全都无所谓。”

  楚齐光眉头一挑:“张心晦?”

  过去皇天道的教主张心晦曾经被楚齐光沉入血池,化为制造符水的工具。

  而此刻的张心晦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年轻的肉身,活泼的气血,完全不像是一个理应已经八九十岁的老人。

  “转世计划成功了。”张心晦淡淡道:“这具肉身已经是我的第三世了,潜力很高,我很喜欢。”

  “楚齐光,董事会让我告诉你,妖皇剑你可以拿回去,我们会帮你遮掩。”

  “你想要返回商会的话,他们也欢迎你重新回到董事会。”

  楚齐光却是笑了起来:“你们……用我的东西,来和我交易?”

  张心晦说道:“那你想要转世吗?”

  “寿命,没有那些股份、神兵、功法、知识重要吗?”

  “这个时代的人,必须不停的冬眠才能稍稍延长一下自己的寿命。”

  “就算强大如你,寿命耗尽也不过是一堆白骨而已。”

  “而能够不断转世重生的话,就能够永远地活下去。”

  楚齐光冷哼一声道:“寿命问题还没攻克,你们倒是四处宣扬皇天不堪一击了。”

  张心晦耸了耸肩说道:“安抚那些愚民而已。”

  “你被大泰皇帝追杀的时候,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底层的这些百姓,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意志力、自制力以及天赋来修炼武功道术,给他们提供资源,是纯纯的浪费,并且还会导致魔染的提升。”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少数精英带领大部分愚民前进的。”

  “他们牺牲自己的自由、意志、以及一部分资产,用来供养我们的强大,而我们则为他们提供一份安全和生命的保障。”

  “但智慧生命这种存在,总是会因为环境的安逸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过去用的那些方法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并让他们创造出了更大的价值,我们也不过是将你的方法发扬光大,更进一步而已。”

  楚齐光朝着张心晦鼓了鼓掌,微笑道:“说的不错。”

  他看了看张心晦,又看了看一旁正在参观的普通民众,淡淡道:“但你和他们……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下一刻,楚齐光手中光芒一闪,神通宝书骤然浮现。

  紧接着张心晦惨叫一声,就发现伴随着一阵阵的剧痛,他体内的蜕变竟然被一个接着一个地抽取了出来,不断涌入那那神通宝书之中。

  张心晦不可置信道:“这是什么……”

  “我自创的神通,你能第一个死在这门神通之下,也足以留名青史了。”

  但张心晦下一刻的笑容之中,却是露出一丝诡异:“你不该那么莽撞。”

  “你杀得了我这一世,却杀不了我下一世。”

  “而且他……会来找你的。”

  紧接着张心晦的肉身便瞬间融化为一团血水。

  看着这一幕的楚齐光眉头一皱,没有停留,而是身形闪烁之间朝着城南的方向飞去,根据贪婪王的设计所打造的诛仙应该就在那里。

  但他飞行一阵后,却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对劲。

  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飞向夜之城的边界,都好像一层无限远的距离一样,看不到丝毫接近的状态。

  心中涌出一丝疑惑,楚齐光试着打开佛界之门,回到现实看一看。

  “难道是梦网的影响?”

  但是这一次他发现自己竟然连佛界之门也无法打开。

  紧接着在他惊讶的目光之中,却有另一道佛界之门打开,一道熟悉的人影从中走来。

  “不愧是我,根本不会好好配合我的实验啊。”

  楚齐光看着眼前这名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惊疑不定道:“你是谁?”

  眼前的男子穿一身白袍,背后一道道虚空的力量化为黑色的王座,浮现在他的身下。

  “我就是成功的你,你就是失败的我。”

  “我抛弃了愚之环,放弃了未来无量心印,靠着自己一步一步苦修至今52年。”

  “事实证明,做出了这一选择的我,才是成功的。”

  “而只有成功的楚齐光,才是楚齐光。”

  手持妖皇剑的楚齐光,将剑身一抛,妖皇剑已经化为黑色的闪电环绕周身,下一刻他双手结印,已然发动了神通。

  神通宝书中一道道蜕变涌入他的身躯。

  他隔空一掌拍出,便要将白袍男子体内的蜕变给直接抓摄出来。

  但这一掌之下,他却只感觉到自己拍到了一团空气。

  眼前的白袍人看上去近在眼前,但似乎又远在天变,处在一个他根本无法触及的遥远距离。

  白袍人淡淡道:“抽取蜕变、剥夺蜕变,的确是霸道无比的神通。”

  “但只要超出了攻击距离,那一切就都没有意义。”

  “你就在我的掌心之中,而你却连我在哪里都不知道。”

  “这一战开始之前,你我便胜负已分了。”

  下一刻楚齐光抬起头来,就发现整个天地都在逐渐合拢,一切都即将归于黑暗和宁静。

  楚齐光心中闪过一丝明悟:‘这是鬼境的力量……他还修成了《万鬼录》一脉的通圣正法?然后也凝炼进了神通之中……’

  下一瞬间,他便被永久的黑暗彻底吞没。

  白袍人,或者说楚齐光看看自己握紧的右掌,叹息一声道:“结束了,但也说明未来和皇天的战斗,仍旧只能靠我自己了。”

  “这52年来……我多么希望,成功的人是你啊。”

  “这个位置,太孤独了。”

  一旁的空气中,乔智钻了出来,好奇道:“结束了?”

  看到楚齐光点头后,他又说道:“还有个我呢?”

  楚齐光说道:“放心吧,就在我眼皮底下。”

  乔智闻松了口气:“那就好,我说你这也太危险了吧,竟然把自己一分为二,同时试验两条路线,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楚齐光摇了摇头:“成功的那个就是我,不论如何,总会有一个是胜利者,哪一个其实都一样。”

  乔智好奇道:“那为什么连我也要用血池再造一个?”

  楚齐光看向他说道:“根据未来无量心印的推演,你对结果的影响很重要。”

  乔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嘿嘿,原来我这么重要啊。”

  接着他又说道:“那我们会不会也是另一个楚齐光复制出来的?所以才连带着我一起复制……”

  “怎么可能,别胡思乱想了……”楚齐光说到这里时,突然微微一顿,猛地看向了夜之城的边界:“我……有多久没离开过夜之城了?”

  乔智疑惑道:“多久……好像几年前出去过?具体是去了哪里……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楚齐光面色一沉:“过目不忘怎么可能想不起来?”

  紧接着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朝天望去,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吸力传到了他的身上。

  嗖的一声,他一路被吸向天空,下一刻就突破了佛界的顶部,穿过了那本来应该是空间边界的地方。

  低头望去,他刚刚所处的夜之城便笼罩在一片黑色的球体空间之中。

  他抬头望去,就发现整片大地上还有一排又一排,无数个类似的球体空间。

  楚齐光的眼中闪过一丝释然:“原来是这样?”

  他向天空的尽头飞去,就看到一张无比庞大,足以覆盖整个天空的脸庞藏在天空之后,正看向他。

  “回来吧。”

  巨大的脸庞张口一吸,楚齐光便被直接吸入其中,彻底消失不见。

  而巨人,或者说真正的楚齐光盘坐于娑罗宫中,看着掌中的无数个小世界,再次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