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之箓 第882章 跨越世界的沟通

小说:旧日之箓 作者: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1-11-11 10:37: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道道冲天而起的血水之中。

  万千活尸在其中若隐若现,麻木而诡异的音调从他们的喉间被吐出,化为阵阵不祥的音波传递在满是血腥味的空气之中。

  就在这充满神秘和诡谲的仪轨之中,楚齐光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一点一点脱离身躯而存在。

  他似乎能看到遥远天外的星河咆哮,看到那无数未知的存在于虚空之中游荡。

  这个世界从古至今的通圣强者,每一个都用着自身流派的方法来修成通圣蜕变。

  而其中一项通用的方法,便是遨游天外,又或者说是遨游虚空,以获取天外的知识,求得一些异于常理的蜕变。

  在缺乏时空概念的虚空之中,从过去到未来,从宇宙的中心到边界,这里蕴含着各个世界的海量信息,只是需要一些运气和耐心。

  而有些天赋异禀之人,如天圣大帝,更是能在神游天外的过程中,和天外异人交流所学,甚至在后来创出一门新的正法。

  此刻楚齐光的一部分意识便脱离体外,和虚空产生了沟通,就像是一台收音机一样不断接受来自虚空的情报。

  而在未来魔指导的仪轨下,他和虚空的联系被固定在某个特殊的频率之中。。

  这种情况下,让楚齐光获取的情报不再是大海捞针般形形色色,而是全都来自于同一个世界。

  各种文字、光影、声音回荡在他的脑海之中,逐渐组成一副异世界的画面。

  那是一个充满火药、电气、宗教、异类,满是扭曲信仰的黑暗世界。

  整个世界虽然分为了上百个小国,却有着统一的信仰,每一个国家的国王都听命于一个叫做皇教的宗教组织,信仰着名为皇天的神灵。

  大部分民众同样疯狂信仰着皇天,整个世界的民众按照信仰的深浅被划分为不同的层级,不论是思想还是文化,全都保守而封建。

  畸变、魔化的异类则躲在黑暗之中,悄悄传递着来自天外的奇怪信仰或是思想,并因此受到皇教猎手的追杀……

  楚齐光阅览着其中的信息,心中暗道:‘未来魔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人类是这个宇宙中的主流存在……’

  他回想着虚空之书中的群友们透露的信息,人类是这个宇宙中最早掌握了仙道力量的种族。

  而曾经……随着名为天庭和虚道宫的组织不断征服、扩张,人类的足迹也渐渐遍布星河,缔造了无数的国度和文明。

  ‘甚至就连地球文明……最初也源自于一次天庭的行动,后来才逐渐发展成我所知道的模样。’

  ‘皇天所统治的无数世界和牧场里,大部分也都使用了人类作为主体。’

  ‘不止是群友这么说,从我阅览到过的天外知识来看,的确是人的模样占了大多数。’

  楚齐光心中念头微转,便已经继续来自虚空的情报,他要看一看真正的皇天到底强大到了那一步,只有知己知彼,了解双方的差距,才能让他对未来的战斗有了更充分的准备。

  同时这也将让他能获取更多的知识,增长自身的潜力和积蓄。

  而在不断获取这个世界知识的过程中,他能感应到虚空中时不时会传来若有若无的呼唤,就好像是平静的水面上冒出了一个个气泡,邀请着他前来一叙。

  ‘是那个世界的人也在沟通天外吗?’

  在经历了一段世界的知识获取后,楚齐光再一次听到那阵阵呼唤后,终于选择了回应。

  古怪而模糊的声音中,楚齐光尝试破解对方的语,并试着发出回应。

  不过一开始这种尝试并不成功,楚齐光只能一边收集知识,一边多次地回应对方,试着进一步地进行交流。

  在这一次次交流中,他试着获取对方关于道术、关于超凡力量、关于皇天力量的种种信息。

  同时,他也试着和对方交流一些先进的经济理论、气血理论以及管理的知识。

  这同样不简单,虚空的存在不断干扰着双方的交流,让双方总是会误解对方的意思。

  而在数个月的沟通中,楚齐光更是发现了其中很多古怪的现象,心中逐渐闪过一丝明悟。

  ……

  1846年,新大陆,路州。

  詹天因为得罪上司,从繁华城市被调任到了名为开垦镇的乡下小镇,成为了镇上的一名治安官。

  这座小镇过去因为金矿曾繁华过一段时间,但后来很快发现金矿的储量极低,小镇就又从繁华跌为了落寞。

  当地的乡巴佬们说着詹天听不懂的土语,眼中满是对他这名外乡人的戒备和敌意。

  詹天此刻无比怀念大城市中的酒吧、赌场和下午茶,就连那些下水道里的小酒馆所贩卖的劣质假酒,此刻在他的回忆中都是那么甘甜爽口。

  而在这乡下小镇中,除了泥巴和愚蠢之外一无所有。

  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如此的煎熬。

  原本詹天以为自己就会像是上一任治安官一样,在这座发霉的小镇中不断重复上一天的日子,在那死寂一般的古井无波中了此残生。

  但一件奇异的案件,却让他嗅到了离开这座小镇的机会。

  那是一个宁静的清晨。

  名为有福的帮佣在树林中发现了一具女尸。

  女尸浑身裸露着跪倒在一颗大槐树之前,她的双手被紧缚,背上满是各种残忍的伤痕,头上则被套了大大的猪头。

  从现场残留的熏香、铅粉、硫磺,还有女尸体内的迷幻药剂来看,詹天心中断定这必定是某个邪教的献祭仪式。

  想到这乡下小镇竟然有邪教徒,詹天便是忍不住地一阵兴奋。

  他发誓哪怕赌上皇天的信仰,也要将这群阴沟里的臭虫全部抓出来,换来他重新回到大城市的机会。

  为了进一步了解案情,詹天特意联系了那位帮佣和对方的雇主。

  而考虑到这乡下小镇的物资匮乏,以及对方一贫如洗的状态。

  他特意拿上了自己从城里带来的伏士加酒,想要彻底撬开这些乡巴佬的嘴。

  酒精迅速拉近了双方的关系,原本保守、戒备的帮佣和雇主两人在喝下一整瓶酒以后,迅速变得健谈而风趣起来。

  他们的想象力和口才像是被插上了一双翅膀,一个个乡野中的鬼故事和古老的传说飞了出来。

  对于那些古老的传说,詹天嗤之以鼻,他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道:“关于那具女尸,你们了解多少?”

  听到这句话,帮佣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原本口若悬河的他像是被浇下了一盆凉水。

  “警长……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詹天赶走了雇主,并又递给了他一瓶麦酒之后,帮佣的声音逐渐高亢了起来。

  “嗝!诅咒!一切都是因为曲家庄的诅咒!”

  “是他们开启了邪神的宝藏!噢~~那不是宝藏,那是通向天外的地狱小径……”

  詹天心道果然,立刻又给帮佣灌下了几瓶酒。

  对方的声音越发尖锐和刺耳起来,话语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也开始变得怪诞和恐怖。

  “从几个世纪前开始,曲家便会通过沟通天外的仪式……获取那些邪恶、黑暗而又禁忌的知识……”

  “他们通过那些黑暗知识聚集了财富,他们开了那被诅咒的黑心银行,挖出了远古的邪恶金矿,建立了血肉铸造的工厂。”

  “并且还用邪恶的手段迷惑镇民们,将他们变成了僵尸般的工人,并以此累积了数之不尽的财富……”

  在帮佣的讲述中,曲家一次次举行残忍的仪式,在获得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后仍旧没有停下。

  “直到那一天……直到那一天……”

  “在百年前的一次仪式中,他们召唤了那位邪神……那位名为通天的邪神……”

  遭遇了名为通天的邪神之后,曲家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

  整个庄园都被夷为平地,所有家族成员都消失无踪,只剩下那凄厉的尖啸声,时不时徘徊在午夜的废墟之中。

  “通天?”詹天念叨着有些古怪的名字:“那女尸也是因为曲家的仪式吗?”

  在他看来,显然是有人从曲家的废墟中找到了某些邪神的知识,并再次开启了新的仪式。

  但詹天并不以为然,作为皇天的资深信仰者,卡姆城市大学的毕业生,他相信大部分所谓的邪神不过是一些寄居在天外的异类。

  他们就好像那些黑暗中的妖物、鬼怪一样,同样是可以被消灭的凡物,远远达不到神灵的领域。

  帮佣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眼泪和口水不断流了出来,他的表情变得越发癫狂和恐惧:“他回来了!他又回来了!”

  帮佣站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酒瓶跑向了房间外的位置。

  “群星在召唤!”

  “约定之日到来时!”

  “血海将吞没世界。”

  “人和人相互啃食!”

  “将这世上的一切都献给祂!献给祂!”

  “通天!通天!”

  詹天眼睁睁看着对方噗通一声从二楼阳台的位置坠下。

  他连忙跑到阳台上,就看到帮佣的脑袋撞在地上,脖子弯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

  但直到死前,对方的脸上仍旧保持着那诡异的笑容,一双眼睛死死地看向詹天的位置,让他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回到城市的机会刺激着詹天的神经,他决定组织一支队伍探索曲家的废墟,找寻那些邪教徒的踪迹。

  一旦获得成功,那么捣毁邪教的功绩足以让皇教给出恩赐,让他重新回到大城市,再次过上优渥的生活。

  不过帮佣的死亡也让詹天提升了对废墟的重视,而又因为当地无人响应詹天的号召,他不得不前往数十里外的马郡召集帮手。

  他先是前往当地的皇教教堂,请来了一位拥有七级信仰的神甫,一位拥有六级信仰的修女,以及两位专家级猎人。

  接着他又在黑市中请来了一位赏金猎手,一位宗师级的剑术家,以及一位专家级的电枪手。

  这一次探险花光了詹天所有的积蓄,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只要能剿灭邪教,那么他的所获将十倍于此,教廷从来不会吝啬于对反抗邪神的赏赐。

  他们踏着月光进入了那一片废墟之中,在那古老深沉的大宅中探索着隐藏在历史中的黑暗秘密。

  运用信仰、仪式以及血脉的力量,他们破解了废墟中那深藏已久的隐秘,他们打开了通向地底的密道。

  最终,在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内,他们发现了那来自异界的远古邪恶,并惊扰了那沉睡已久的黑暗力量。

  死亡、癫狂和畸变从地下蜂拥而出,将整片废墟彻底吞没。

  唯有一道人影哀嚎着逃了出来,将这骇人的消息带到了城市。

  ……

  “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白发苍苍的詹天喃喃说道:“是我们打开了那通往地狱的大门。”

  这二十年来,詹天一直在卡姆疗养院内渡过。

  过去的每一天都在被心中那无尽的悔恨和恐惧所折磨。

  他不敢靠近任何黑暗,每天晚上只有彻夜的电灯光才能让他勉强入睡。

  而每每从噩梦中惊醒,他的眼里都会浮现出那无穷无尽的血水,以及同伴们临死前那一张张癫狂、扭曲的脸庞。

  “那片废墟……是一个不断溃烂、腐朽的可憎诅咒。”

  “快去阻止祂吧。”

  “求求你们,拯救我们的世界。”

  “时间已经不多了。”

  “必须将那贪婪的邪恶驱逐出我们的世界。”

  看着眼前逐渐癫狂的老人,四周围的猎人们面面相觑。

  若不是最近在路州发生的一连串邪教案件,他们也不会来到这疗养院和老人谈起那件二十年前的案子。

  猎人康守诺说道:“看样子不论是上百年前的曲家灭门惨案,还是二十年前的开垦镇,还有最近的连环杀人祭祀案,都和那‘通天’邪神有关。”

  一旁的调查员们暗暗点头,似乎都看来了跨越数个世纪的岁月中,那个邪神一直在黑暗中窥伺着他们的世界,并蛊惑了一个又一个皇天的信徒,让他们犯下了无可饶恕的罪孽。

  康守诺正色道:“根据大主教的调查,这些邪教徒们用邪神的伎俩欺骗了民众的财富,让他们对郁金香疯狂地着迷。”

  “城市正在破产,国家正变得动荡,那些邪教徒们妄图召唤邪神,以对付那些向他们追讨欠款的债主。”

  “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我们必须要阻止他们,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