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所在的华夏城排名第二。

  念念猜想巴巴城能杀那么多幽灵,应该是在她没去那儿之前一直在努力的杀幽灵的缘故,毕竟念念他们这里两班轮休。

  而且能杀幽灵的地方就那一片地儿,就算是有兔爷,但比不过四个小时一直坚守岗位不停杀幽灵的巴巴城也不奇怪。

  但如果靠巴巴城那样硬扛,如果没有她巴巴城肯定是扛不到游戏结束的。

  毕竟念念去巴巴城的时候,巴巴城的城墙血量就只剩下十分之一了。

  不过,巴巴城城主这次倒是因祸得福了。

  念念倒没什么好嫉妒的,毕竟人家杀的多,也是人家自己的努力,而自己救巴巴城是自己的选择。

  爸爸说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如果他连这个后果都承担不了,那她也太不配做爸爸的女儿了。

  更何况,如果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在第五轮的时候偷懒,去打开宝箱玩了。

  不过,念念这么想,华夏直播间某些不怀好意妄图破坏华巴友谊的人可不这么想。

  “啧啧,你们不是说你们的城主有多厉害,结果现在连第一都守不住。”

  “念念大佬不是第一,也是第二,不像某些国家连第一名的边角,都没摸过吧。”

  “楼上说的好!”

  “切,看看你们好心帮巴巴城城主,结果人家的城主抢了你们的第一。”

  “瞎挑拨什么呢?第一本来就是谁有能力谁上,我们华夏可从来没有规定过,第一必须是我们的。”

  “可是他说的也没错啊!如果不是念念大佬救了巴巴城,那第一肯定还是我们华夏的啊!”

  “国外人的恶意挑拨,谁信谁是狗。”

  “……”

  直播间有清醒的,有被人带偏人云亦云的,但到底念念给华夏带来了不少东西,骂声暂时还没有。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让网上那群时刻注意着网上风气的黑客们高度注意了。

  这一刻,黑客们化为两队,一队化身水军。

  一秒十字,势必要把这一波风气拉回来。

  另一队,换身黑名单杀手,只要是国外id全都拉入黑名单,还再拉入黑名单时顺手送了他们个小东西。

  灵源战场

  念念这一次倒是感觉到有人在念她的名字了,不过不是恶意的念,念念也就没在意,自从她来到这个地方,这种被念名字而被她感应到的时候就越来越多了。

  慢慢的,只要不是什么心怀恶意的念,念念都能做到无视了。

  念念这会儿正在数公告。

  她发现这次也是城破的多,城主死亡的少,但这也只是相比于这次城破跟城主存活的数量互相对比,要是比前几轮,那这次死亡的城主数量算是相当多的了。

  这次死亡了九十二个城主,快赶上所有城主的一半了。

  而城池,除了前50名,剩下的城池全破了。

  这也算是头一遭,前面别说城破过100了,连80

  都没过过,前面几轮,每一轮死亡的城主不超过两手指数。

  倒是平常夜晚遇到了幽灵或白天遇到怪物死亡的城主较多。

  但念念仔细看了一眼,没有那个让他开心的脚盆国城主,这倒是有点可惜。

  要是有机会,她一定要亲自去脚盆国的城池会会那个城主。

  她一定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才能让她这么莫名其妙的厌恶。

  如果可以这么讨厌的人,当然是要亲手干掉才行。

  毕竟在她的传承记忆里,脚盆国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更让念念注意的是奖励,大家都一样,只不过等级不同,不过越往底下等级越低,甚至最低下只有一件还只是e 级。

  念念甚至怀疑这是同一批生产的。

  天道:“……”为什么?她一个幼崽什么都知道?

  而巴巴城

  塞威奇在听到第一个公告后,第一反应是兴奋,但在听到第二个公告就很愧疚。

  毕竟,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如果不是念念为了救了巴巴城,放弃待在华夏城穿过森林过来,那巴巴城肯定不会得到这个第一。

  是的,塞威奇坚持认为如果不是念念来救巴巴城,华夏城肯定还是第一。

  念念好心来救巴巴城,结果他却抢了华夏城的第一。

  塞威奇被愧疚包裹住,整个人都蔫蔫的。

  五分钟后,塞威奇在光幕上点了点,把这次的奖励拿出来,安排好了巴巴城的后续事情后,走进了森林。

  巴巴国直播间

  在听到公告后,直播间弹幕直接静了整整一分钟,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弹幕。

  “这怎么回事?我们竟然是第一。”

  “第一,不应该是华夏城主吗?”

  “如果不是华夏城主我们哪能拿到第一,说不准你去看隔壁的国家一样了。”

  “华夏城主好,现在就我们竟然抢到了他的第一。”

  “能不能把第一让给华夏啊!”

  “……”

  和塞威奇想的一样,巴巴国人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第一是巴巴国该得的。

  华夏灵源局

  王局在这盯了整整五个小时,这会儿听完公告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也有点失望,这次的第一不是华夏,但至少得第一是和他们友好国家的也不算亏。

  在王局眼里自家能得第一最好,如果不能也不能让敌对国家得到。

  不过既然这一轮安全度过了,王局也解除了备用方案,让大家该休息休息。

  毕竟,第五轮游戏没结束,哪怕念念一直表现的很轻松,但华夏所有人都紧绷着一根弦。

  尤其是坚守在各个城市的军人们,他们是华夏最后一道岗,如果念念那里有任何意外,他们将是冲在最前面的人。

  王局刚把命令吩咐下去,手边的电话便就响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