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第 1 章 第一章

小说: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作者:封玖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8: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虞秋的十八岁生日宴,是在沈家私人宴会厅举行的。

  请的人不多,基本都是与沈家来往密切的亲朋好友。

  从外人的角度看,沈家对虞秋绝对称得上重视,但这次宴会到底少了一个重量级嘉宾,大家面上不显,心里难免犯嘀咕。

  沈家的继承人没出席,难道圈内的传都是真的?

  虞秋面带微笑,穿着一身休闲款西服,身姿修长,相貌俊秀,瞳仁透着茶色,仿佛琥珀中洇出一团浅碧。

  他笑时,嘴角梨涡隐现,眼弯如月,格外温软可亲。

  虞秋假装没看见宾客微妙的眼神,寻了个借口,去卫生间躲个清静。

  卫生间一尘不染,大理石墙面光洁如镜,清新剂散发着微甜的玫瑰香。

  虞秋在最角落的隔间坐下,掏出手机玩游戏。

  虽是他的生日宴,但那些宾客大多冲的是沈家的面子,还有不少人暗中打听风头渐盛的沈明登,而他自己不过是个局外人。

  想到沈明登,虞秋在游戏中杀得更欢了。

  一局很快结束,对面被打得怀疑人生,几秒后发来几个大拇指以表敬意。

  虞秋心情愉悦了些,轻舒一口气,起身打算回去,队友忽然发来消息。

  高大帅:今天打得有点狂野,心情不好?

  高大帅是他高考后认识的网友,两人经常组队打游戏,一来二去,就成了关系不错的二次元朋友。

  吴火火:是不怎么好。

  高大帅:咋了,跟兄弟说说呗。

  虞秋不会真的跟他聊三次元,正要搪塞过去,微信收到消息。

  霆哥:卫生间上好没?客人都要走了。

  他动动手指:就好,谢谢霆哥[可爱]

  出了隔间,他习惯性去洗手,一人突然踏进卫生间,见到他嗤笑一声,歪靠在墙上,吊儿郎当道:

  “你在我大伯家白吃白住这么多年,以前未成年就算了,现在都十八了,该要点脸了吧?”

  虞秋双手离开感应区,水声停歇。

  他抬首看向不速之客,双眼微微睁大:“什么意思?”

  一副温软可欺的模样。

  沈明峰目露鄙夷,辞愈发嚣张:“我是说,你别妄想攀附我大伯家,我哥很讨厌你,你就别自取其辱了。”

  虞秋抽出纸巾擦手,垂眸低声反驳:“你说得不对,你哥对我很好的。”

  嗓音又轻又软,似乎没什么底气,却还要硬扛着维护那点可怜的自尊心。

  沈明峰心中轻蔑更甚,不遗余力继续攻击。

  “我哥对你好,却连你的生日宴都不出席?”

  虞秋抬眸,眼眶略微发红,不自觉瞟向一旁,仿佛不敢与沈明峰对视。

  “他工作出了意外,不能及时赶回来,不是故意不出席。”

  “啧,借口你也信?”沈明峰嫌弃他这副可怜虫模样,语气更加恶劣,“别自欺欺人了,我哥就是讨厌你,你能不能滚出沈家!”

  以前没对比,沈明峰倒是没什么妄想,但自从虞秋住进他大伯家之后,他亲眼目睹大伯父大伯母对虞秋的疼爱,心里怎么可能不嫉恨?

  明明他才是他们的亲侄子,虞秋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沈明峰不忿的情绪不能对沈家人发泄,一有机会就暗地里找虞秋的麻烦,反正虞秋最多在大伯父大伯母面前掉几滴眼泪。

  他又没什么损失。

  虞秋似乎被他的恶意吓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眼眸泛出一层水雾,茶色愈显,瞳仁反而更加清透。

  “可是,你哥每年都会送我生日礼物,我记得去年是一双限量版球鞋,虽然几万块的鞋不算什么,但也是你哥亲自挑的,买的码数正合适,可见他平常都是很关心我的。对了,去年你哥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沈明峰:“……”

  他哥根本就不记生日好吗!虞秋真的不是在骗他?

  可看他说得真真的,不像是骗子。

  再说了,这种事问一问就能知道,虞秋再蠢也不可能撒这种谎。

  几万块的鞋啊!太气人了!

  沈明峰的父母是工薪阶层,比不上大伯家富裕,几万块钱对大伯家的确不算什么,可对沈明峰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

  他和虞秋同岁,刚参加完高考,成绩不太理想,报了一个大专院校,学费比较贵,对他们家来说稍稍有些吃力。

  这次来这儿,表面上是参加生日宴,实际上是想跟大伯家商量些事儿。

  沈明峰越想越气,连带着对沈明登都生出几分怨怒。

  这么多年,他这个堂弟一个生日礼物都没捞着,一句生日祝福都没收到,沈明登却大大方方送出几万块的礼物给虞秋,他实在无法平息心中郁气。

  虞秋见他怒红双眼,不仅没退缩,反而继续强调。

  “明峰弟弟,你哥对我真的挺好的,你别误会。”

  “谁踏马是你弟!”沈明峰怒意上涌,“我告诉你,这是沈家!你一个外人,凭什么住在这!”

  虞秋善解人意道:“是叔叔阿姨心善,看我父母双亡,想多多照顾我。要是你父母双亡,叔叔阿姨肯定也会心疼你。”

  “你踏马咒谁呢!”沈明峰眼底生恶,大步上前,作势挥拳过来。

  他念书的时候,跟社会上的混混来往多,染上不好的习性,打架动手是家常便饭,根本不做思考。

  虞秋敏捷移步,一个膝踢将他顶到墙上,在沈明峰痛呼声中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是条件反射,我力气不大,应该没伤着你。霆哥催我去送客,我先走了。”

  沈明峰捂着肚子:“……”

  妈的,阴沟里翻船了!

  这人看着好欺负,没想到一直都在装样!

  虞秋穿过长廊,低头看消息。

  高大帅:咋没动静了?

  高大帅:有啥烦心的就跟兄弟说,不能总憋着。

  高大帅:还在吗还在吗还在吗

  虞秋笑了笑,快速回消息。

  吴火火:刚碰上一个煞笔,真是吓死我了!现在还有点事要处理,再聊哈~

  他退出游戏,重新挂上温良的笑容,回到宴会厅去送客。

  等客人都散了,司霆凑过来架住他肩膀,神神秘秘道:“今天你成年,哥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司霆是沈明登的发小,但跟沈明登不同,他挺喜欢虞秋,平时对他也挺照顾。

  “什么世面?”虞秋习惯性地伪装单纯和无辜。

  司霆一直以为他就是这性子,嘿嘿笑道:“你就说跟不跟哥去?”

  虞秋露出两只小梨涡:“去。”

  笑得又乖又甜,搞得司霆没来由有些心虚。

  他带着虞秋跟沈家父母打完招呼,又拉着他上了车,吩咐司机:“浮白酒吧。”

  “酒吧?”虞秋扭头问。

  司霆连忙解释:“你别多想啊,是正经酒吧,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哥还能害你不成?”

  “我没多想,”虞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继续扮演乖乖牌学生,“就是没去过,有些好奇。”

  “好奇是应该的,你可别跟老沈学,人活一世,该享乐就享乐,哪像他,天天忙着工作。”

  虞秋觉得挺有意思的。

  司霆剑眉星目,看上去一脸正气,却偏偏喜好玩乐,而沈明登,长了一张招惹桃花的脸,却偏偏冷淡沉肃,一心扑在事业上。

  “不过虽说为了工作,这次老沈没出席,确实不够意思,你等着,哥替你教训教训他。”

  司霆满腔正义,要为虞秋讨回公道。

  “别,沈哥工作出了意外,估计还在忙着,我就过个生日,比不得工作重要。”虞秋笑着阻止。

  他越通情达理,司霆就越为他抱不平。

  “不行,我还是得问问他。”

  他掏出手机,飞快发消息过去:工作还顺利不?什么时候回来?你没法参加宴会,总得在今天过了之前送上礼物吧?

  老沈:准备登机。

  司霆跟沈明登相交多年,深知沈明登对虞秋格外冷淡。

  “沈明登不喜虞秋”的传并非空穴来风。

  他瞅瞅身旁俊秀温雅的少年,暗叹一声,打字道:我觉得小秋人挺不错的,懂事有礼貌,学习成绩也好,他还因为崇拜你,报了华京大学的工商管理,说要向你看齐,你就没有一丁点的动容?

  沈明登当年主修金融,辅修工商管理。

  老沈:登机了。

  司霆:……

  他问过很多次,沈明登从来都不正面回答,搞得他都觉得有点对不住虞秋。

  司机突然一个急刹,司霆手机没拿稳滑冲出去,落在虞秋脚边。

  司机忙不迭道歉,司霆挥挥手表示无碍。

  虞秋捡起手机,不经意扫了一眼屏幕,眸光瞬间暗下,却假装没看到,将手机递回去。

  司霆又不傻,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情绪的突变?

  “嗐,老沈忙着登机,估计没时间打字,你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发个信息都简意赅的。”

  虞秋抬眸看向他,笑容温温柔柔,眸子里却透着几分失落:“我知道,是我不好,不小心看到你的隐.私。”

  司霆再次暗叹:多乖的孩子啊!老沈太伤人了!

  “这算啥隐.私,咱不管你沈哥了,今晚哥请客,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很快,车抵达浮白酒吧。

  夜幕降临,彩色的霓虹倒映在虞秋的眼瞳中。

  安静纯粹的茶色瞳仁,忽而染上驳杂与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