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第 4 章 第四章

小说: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作者:封玖 更新时间:2021-10-25 17:33: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沈家的餐桌上气氛诡异。

  一梦十年,虞秋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他虽冰敷了会儿,眼睛却没能彻底消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向颜以为他昨夜被沈明登伤了自尊,心中愈发自责,温柔地转移注意力:“小秋今天是不是要去报名考驾照?”

  虞秋一愣。

  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梦境中,差点忘了今天的行程。

  成年后学车是他的计划之一。

  他不禁猜测,要想证明梦境的真实性,是不是只要看看现实是否依照梦境的轨迹发展就行了?

  梦境里,他同样是生日后第二天去驾校报的名,并且碰到了一个人。

  “嗯,吃完饭我就去。”

  向颜看向沈明登:“今天周末,你带小秋去报名,就去你以前报的驾校,那流程你熟。”

  “没什么流程,带上身份证报个名就行。”沈明登头也不抬,“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虞秋下意识露出几分失望,却还是笑着道:“没事,沈哥工作重要,我自己去。”

  向颜立刻就心酸了。

  想到虞秋一个人孤零零地去报名,她心里面堵得慌。

  而且听说驾校的教练都凶得很,小秋性子这么软,要是被教练骂哭了怎么办?

  她打定主意道:“今天我要出门,老王没法开车送小秋,总不能让小秋自己去吧?你开车送他,到时候给小秋选个性格好的教练,别让他被人欺负了。”

  沈明登无奈放下筷子,瞄一眼对面的虞秋,青年眼睛略显红肿,目露期待,他却心硬如铁:“可以打车去。”

  虞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欺负?

  他用餐的时候没戴眼镜,凤眼凌厉,目光冷锐,深棕色眼眸里写着不耐烦。

  虞秋本来还有点怵,但一想到梦境里的沈明登,便不再害怕。

  青年瞳仁清透,团着浅碧,嘴角凹出两只小梨涡,似花蕊上滚落的晨露,泛着别样的清甜。

  沈明登似被刺扎了下,下意识移开目光。

  他越不想管,向颜就越要他管。

  “出租车哪有自家车坐着舒服?沈明登,不管你有多忙,今天都要将小秋安全送到位。”

  沈英山向来只认老婆的话:“儿子,你妈说得对。我跟你妈不懂考驾照,你多帮衬帮衬小秋。”

  沈明登:“……”

  他瞟一眼忐忑等待的肿眼虞秋,只好答应下来。

  算了,就当做回好人好事。

  虞秋蓦地瞪大眼睛。

  他记得很清楚,梦境里,沈明登根本没答应这件事!

  所以说,那只是个噩梦对吗?!

  可直觉告诉他,那可能并不仅仅是个噩梦,更像是个预。

  饭后,向颜和沈英山出门,家里只剩下虞秋和沈明登。

  沈明登还是老样子,冷淡寡,气势灼人,虞秋倒是因为昨晚的梦境,对沈明登有所改观。

  他觉得这人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

  沈明登转身走向玄关,面色冷淡:“先送你去驾校,我还有事处理,到时候你自己回来,可以吗?”

  虞秋:“……”

  他低声道:“可以。”

  算了,这人的可取之处大概只剩下颜值了。

  不得不说,沈明登的长相完全是虞秋的菜,简直就是按照他的审美长的。

  虽然性格恶劣,但赏心悦目。

  沈明登哪里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拿起车钥匙:“走吧。”

  “等我一下。”虞秋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往楼上跑。

  昨晚沈明登送的礼物他还没拆!

  礼品袋被随意扔在桌上,他急忙拆开。

  是一款星空系列腕表,表盘呈深蓝色,碎晶如星光闪耀,幽邃而大气,却又不失活泼。

  虞秋一眼就喜欢上了。

  他立刻戴上,迅速换上一套外出休闲装,拿起小挎包,装上墨镜、防晒霜、冰袖之类的夏日必备品,带上身份证,这才下了楼。

  玄关处,沈明登果然已经等得皱眉了。

  虞秋很识时务:“对不起,我早上起来忘了今天要出门,刚才换了一身衣服,久等了。”

  他换掉略显单调的居家服,上身是天青色宽松版短袖t恤,配上浅蓝色牛仔裤,蓬松的短发碎碎地搭在脑门上,整个人洋溢着青春活力。

  之前没注意,现在两个人都窝在玄关,离得近了,沈明登才嗅到他身上有股香味。

  像是甜甜的柑橘,清爽而明净。

  他目光投向虞秋的腕表,等待的焦躁莫名一哄而散,本来要开口的话被他收了回去。

  “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车库。

  虞秋提着小包,紧跟着沈明登。沈明登身高腿长,两步抵得上他三步,速度又快,虞秋急步才能跟上。

  他仰望男人的发顶,不断给自己打气:他才十八岁,还有长高的空间!

  至少他现在有一米八,也不算矮了。

  “谢谢你送的手表。”

  气氛太沉闷,虞秋踌躇着找了个话题。

  他声音干净明朗,又特意用了最令人舒心的声调,隐约在车库里回荡,听得人耳蜗发痒。

  沈明登:“昨天已经谢过了。”

  虞秋:“……”

  人形冷场机,尴尬。

  沈明登并非真的沉默寡,虞秋很清楚,他这样只是因为不喜欢自己。

  说不挫败,那不可能。

  虞秋不傻,刚来沈家时,他是很想和沈明登搞好关系的。

  但日子久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委屈有,愤恨有,嫉妒有,畏惧有,羡慕自然也有。

  总而之,他对沈明登的观感极为复杂。

  “上车。”

  虞秋回神,麻溜地坐上副驾驶。

  第一次跟沈明登同处这么小的封闭空间,还离得这么近,他略感不自在,便低下头假装玩手机。

  沈明登发动车子,等了片刻,才冷淡道:“安全带。”

  眉梢透着几分不耐烦。

  虞秋:“……”

  梦境里他腿断后基本不出门,也不坐车,系安全带已经不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了。

  沈明登会不会觉得他很蠢?

  他懊恼地系上安全带,心里有些难堪。

  黑色轿车驶出车库,夏日的烈阳直直照了进来。

  虞秋闷不做声戴上墨镜,又从包包里掏出防晒霜涂抹手臂和双手。

  他皮肤冷白,阳光下更加明显,皮下血管清晰可见,加上天生体毛浅淡,小臂修长纤细,带着些少年人的骨感与脆弱。

  一旁的沈明登:“……”

  现在男孩子都这么讲究了吗?

  车载香水优雅而馥郁,却也遮掩不了虞秋身上散发的柑橘味。

  沈明登怀疑他用了香水。

  他无权干涉别人的私生活,但虞秋到底是沈家照看的人,该提点的还是要提点。

  “你还小,应该以学业为重。”

  男人嗓音低沉,在封闭的车厢内尤显磁性。

  虞秋摸摸耳垂,下意识回答:“我没早恋啊。”

  “……”

  见委婉不奏效,沈明登直白道:“你还是学生,没必要用香水。”

  虞秋愣了一下,忽然“噗嗤”笑出声来。

  某人一本正经的模样真的好搞笑哦。

  眼见男人眉头皱起,他认真解释:“不是香水,是我用的身体乳。”

  沈明登:?

  身体乳?还有这种东西?

  原谅他从没接触过这些。

  知道自己错怪对方,沈明登倒也大方认错:“抱歉,我以为……”

  “没关系,”虞秋浅茶色眼眸笑意盈盈,特别善解人意,“你向来以学业和工作为重,不了解这些很正常。”

  沈明登:嘴还挺利。

  他才二十五岁,正值年少气盛,虽然在生意场上沉着冷静,可到底是个年轻人。

  年轻人不甘示弱:“男孩子英武点比较好。”

  虞秋在他面前也不装:“哦,昨天沈明峰想打我来着。”

  但被反削了。

  他喜欢护肤,不代表他娇弱好吗?

  他喜欢流眼泪,不代表他不会打架好吗?

  刻板印象要不得。

  沈明登:“……”

  他听出虞秋的外之意了。

  话题到此终结,两人都不再开口,一路沉默着抵达驾校报名点。

  这个驾校和梦境里的一模一样。

  只是梦里的他是独自来的,现在却是沈明登送来的。

  “我和人约好九点,你自己去?”沈明登没打算当保姆。

  他向来独立自主,并认为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必须要学会担当。

  虞秋点点头,下车后特意问了一句:“哪个教练脾气好?”

  沈明登:“不知道。”

  他当时学的时候,都是驾校随机安排的,也没被教练骂过。

  见青年目露失落,像是被遗弃的小兽,他“啧”了一声,指尖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常岳,我之前的教练,没骂过人。”

  虞秋:“……”

  他都打听清楚了,这个常教练特别凶好吗!

  沈明登真的不是为了捉弄他吗?!

  他默默瞅着黑色轿车离开,轻轻叹口气。

  沈明登果然还是讨厌他。

  八月的太阳特别火辣,虞秋站在烈日底下,没一会儿皮肤就泛起了红。

  他赶紧踏入驾校大厅,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熟人”的背影。

  梦里面他也是在驾校报名这天,第一次碰到了这个人。

  所以说,梦境真的是预?

  他以后,真的会断腿?

  不对,梦里沈明登没送他来驾校,现实却送了,可见这个预梦是可以改变的。

  或许他不像梦里那么“作”,结局便会不同?

  虞秋反复深呼吸,摘掉墨镜,用手机屏幕瞅了瞅,见眼睛已消肿,便一脸平静地走向前台,站到“熟人”身边。

  他听“熟人”问接待员:“有没有推荐的教练?”

  虞秋微微一笑,故意挖坑:“我听我哥说,常岳教练教学特别严谨,从来不骂人,我打算选这个教练。”

  接待妹子:“……”

  这肯定不是亲哥吧。

  闻策觉得他辞真诚,转头看过去,是个相貌出众、气质清爽的小帅哥,不由更加信服。

  “你也是来报名的?这么有缘,不如咱们一起?”

  驾校有私教模式,也有团课模式,闻策本来是想单独找教练,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练习和考试。

  但他刚回国不久,对这些都比较陌生,加上对虞秋的初始印象还不错,便想着搭个伙也不错。

  虞秋露出两只小梨涡,笑得超甜:“好啊。”

  妹子:“……”

  救命,那什么哥,一坑坑两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