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1990 第十章 开工第一天

小说:枭雄1990 作者:落笔生 更新时间:2022-05-21 03:34: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大早上,于洋已经将他家的院子收拾了一遍。

  腾出一块五米见方的空地,这是他准备堆放破瓶子的地方。

  陆野看着铁盆里的白面条子,问道:“你咋不下个鸡蛋火腿肠啥的?”

  于洋憨笑着,随口说道:“家里没有鸡蛋,我也没去买,这就挺好。”

  “对了野哥,他们全都出去干活了,院子我也收拾出来了,等他们回来就行。”

  “行,干得不错。平时别苛待自己,干吃挂面没有营养,咱们马上就有钱了,以后会更好的。”

  于洋三两下,将铁盆里面最后的一点面条,吃了个干净,就连面汤也被一口喝干。

  陆野看了一下,自己兜里面还有83块钱,这些钱,不算少了,几乎是他老妈宋淑芬一个月的工资。

  可也不算多,这些钱也就够下4、5次馆子了不得了。

  时间快要临近中午,出去的四男一女,倒是刘二媳妇第一个完成了任务,将大米糖全数换成瓶子,一个人推着200来斤的板车回到了于洋家。

  才到门外,刘二媳妇就张嘴大喊:“于洋,快出来,帮二婶一把。”

  陆野和于洋两人在屋里,听见过户喊声,出了门。

  “来了二婶,等我给你开门。”

  于洋紧跑了两步,木头的大门打开,勉强足够板车进来。

  陆野和于洋帮着二婶把车推进院子。

  东北的女人不光是性情彪悍,干起活来,有时候比男人都强。

  板车上四个大丝袋子,装的满满当当的,并排放着,占满了整个板车。

  5月的东北天气,可是并不热,刘二媳妇穿的棉线上衣,前胸后背的都湿了好大一块。

  被汗水打透了。

  “二婶,你可真行,四个大老爷们都没干过你,你是第一个回来的。”

  陆野和于洋带上粗布手套,也不多说废话,一人扯着一头,将丝袋子抬下板车。

  从里面小心翼翼的往外掏玻璃瓶子,不轻点不行,完整的瓶子和破碎的瓶子不是一个价钱。

  哪怕只是瓶口处有一点破口,都不能完整的瓶子算钱。

  四个丝袋子,陆野和于洋掏了好一会,才把瓶子都码放好,其中大部分都的白酒瓶子,还有零星几个罐头瓶子。

  完整率很高,比陆野自己去收的还高。

  “二婶,你这活干的太可以了,这是11块钱,说好的10块钱工资,额外的一块钱是奖金。”

  陆野从兜里数出11块钱,一张大团结和一张上面印着女拖拉机手的一块钱。

  “这怎么好意思呢,说好的10块钱,哪能多要你一块钱。”

  刘二媳妇有些不好意思,并没有马上接钱。

  “快拿着吧,这是你应该得的。”

  陆野将钱塞在刘二媳妇手里,说道:“二婶,你赶紧回去歇着吧,下午没事了,板车不用的话,你就放在这,明天来,直接再推走就行。”

  “那行,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

  攥着手里的11块钱,刘二媳妇高兴的,简单的说了一句,兴高采烈的离开了于洋家。

  刘二媳妇本名是李香芹,17岁的时候嫁给刘二城里人,一晃16年过去了,李香芹也变成了两个孩子的妈。

  在那个年代,能嫁到城里,对于那些面朝黑土背朝天的农村人来说,是一桩很体面的婚姻。

  村里人人都以为,李香芹嫁到城里是享福来了,可那个年代,城里的人口饱和,工作难找,都是子承父业。

  老爹是某个厂里面的工人,待到他退休的时候,他的职位就会由他的儿子顶上。

  可是那个年代,家家都有好几个娃,一家孩子五六个的不在少数。

  让谁去顶班,这就成了很大问题。

  刘二没有顶他老爹的班,一直没有正式工作,结婚之后,也只是干一些零散的活。

  今天工地板砖、明天工地搅水泥,杂七杂八的,除了不下井,别的啥都干一点。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在一个工地,在一个包工头手下的工程队里,砌砖垒墙,干瓦匠活。

  原本心想着这次工钱不错,一年下来能赚不少,可谁承想,活干完了,包工头跑了。

  刘二他们一群人,白给人家干了一年,一分钱没拿到。

  两个孩子要吃饭,要穿衣,上学还要交学费。

  刘二备受打击,李香芹同样也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

  结果在最难的时候,于洋和陆野找到了他们家。

  李香芹原本只抱着试试看,也不会掉肉的心态,没成想,这俩半大小子说话还真算话,一上午的功夫,11块钱攥在手中。

  李香芹高兴的很,将钱揣好,她直接去了菜市场,割了二斤前槽肉,又买了一捆芹菜,回家包饺子去了,她要给俩娃解解馋。

  又过了一个来小时,才有人回来。

  同样是四个丝袋子,把自行车上所有的空间全部占满了。

  陆野和于洋收拾瓶子,里面过半数都是碎的。

  没二话,陆野很干脆的,支付了一张大团结。

  那人同样笑呵呵的接过钱,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放,跟着陆野和于洋,帮忙整理自己拉回来的瓶子。

  三人手脚麻利,不一会就干完了。

  陆野从兜里拿出琥珀香烟,抽出一支递给这人,后者结果香烟,笑嘻嘻的也不拿火。

  陆野对这个憨厚的男人,印象不深,只知道这人是于洋找的第四户人家,好像是姓吴。

  见这人不点烟,陆野心里明白,给自己也拿了一根烟后,随手拿出火柴,划着火,用手捂着送到那人面前。

  然后借着火柴最后的一点火,把自己嘴里的烟点着了。

  于洋摘下手套,对着这人说的:“吴叔,你用自行车推,挺费劲的吧,要是有小推车,或者板车能方便不少。”

  老吴也只是干笑两声,嘴上说道:“没有,自行车还是跟老表借的。”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出去的5个人全都换完回来了。

  都差不太多,每人都收回来200来斤的瓶子。

  倒是刘二,所有人中,他老婆是第一个回来的,而他是最后一个回来的。

  推着个自行车,里倒歪斜的,让人感觉他很不情愿。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