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雄1990 第一百六十七章 开工和审判

小说:枭雄1990 作者:落笔生 更新时间:2022-06-08 04:11: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队长出了队办,跟着两人先是上了楼,来到了局长的办公室。

  “局长。”关队长自己进来屋子,那两名警员并没有跟着。

  “回来了,怎么样,停你的职,记恨我不?”局长看着关队长,轻声问道。

  “不恨,我知道局长是想保护我,要不然在队里等我的就不会是咱们警队的人了,应该是检察院的人才对。”关队长正色说道。

  局长闻,倒是笑了笑:“还行,还没把脑子都给倒空了,也不枉费我一把苦心。”

  说着,局长便站起了身子,缓步走到了关队长跟前。

  “你啊,这么多年了就是改不了冲动的毛病,做事不计后果,现在怎么样?让人抓住把柄了吧,我早就提醒过你,一定要稳扎稳打,张飞的家庭情况特殊,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要轻举妄动,现在可倒好。”

  “局长,我们收集到的证据,已经都落实清楚了,那个魏琦分明就是来顶罪的。”

  提起魏琦自首,关队长有些激动。

  “你有证据证明,魏琦是顶罪的吗?我才刚说完,你还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我看停职也好,正好你这段时间,好好养养性子,好好戒一戒你这毛躁的臭毛病。”

  “可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飞又一次的逍遥法外啊!局长!”

  关队长的清洗变得很激动。

  “糊涂,张飞为什么能一次又一次的逃脱?是谁在帮他遮掩犯罪?又是谁在为他们的犯罪开绿灯?暗中还有多少他们的人?他们的势力有多大?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们是警察,办案子讲证据!没有证据就什么都干不了,如果他们这些个坏分子一个个的都趴着不动,我们怎么收集证据?”

  局长的一番话,让关队长内心像是打开了一扇大门一样,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我明白了,姜还是老的辣啊,局长你这心思藏的可够深的啊。”关队长一扫脸上的愤怒,马上换上了一副献媚的样子,溜须拍马说道。

  “检察院那边我管不了,你该怎么配合就怎么配合,自己心里有点数。”

  局长又嘱咐说道。

  “知道了,放心吧局长。”

  关队长乐呵呵的说道。

  “滚吧,小周在楼下等你呢。”

  “得嘞,我这就滚。”

  出门之后,关队长又挂上了一副苦瓜脸,下楼来到小会议室。

  此刻周汉正神情沮丧的坐在里面。

  关队都不用想,周汉一准跟自己一样,都被停职检查了。

  屋内没有其他人,关队长直接走了过去。

  三天后,魏琦被关进了看守所,而张飞却是顶着明媚的阳光,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黄娟开着车,等候在外面。

  “怎么是你来接我?”张飞没好气的问道。

  “不是我来接你还能有谁来接你?”黄娟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

  “赶紧上车吧,爸让你晚上去见他。”

  张飞不以为意,自己绕着圈子往驾驶位走去,嘴上却是抱怨说道:“大舅也真是的,也不说过来接我一下。”

  “车钥匙给我。”

  张飞来到车前,对着黄娟说道。

  黄娟直接把钥匙塞了过去。

  张飞开着车,向市区驶去,开了一会回到了地主屯的自己家,张飞停下车对着黄娟说道:“你先回家吧。”

  黄娟闻,没好气的问道:“你又要干什么去,才刚出来就不能消停点!”

  “老娘们家家的,管那么多干嘛,我都多长时间没洗澡了,先去澡堂子洗个澡

  去去晦气,你赶紧下车。”

  张飞更是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黄娟下了车,满眼尽是失望,她怎么能不知道张飞此刻是什么心思,只怕是洗澡是假,找女人才是真。

  见黄娟下了车,张飞脚下油门一踩,驾驶着车子就急冲冲的走了,径直来到了金鹰洗浴中心,急不可耐的冲了进去。

  时间一转,已经是到了三月份,栾城冰雪开始消融,万物开始复苏。

  赵齐生和阿飞开着虎头大奔返回了栾城,再一次的住进了招待所。

  一批批的特制钢材,在一辆辆的东风大货车的运输下,被送到了栾城,赵齐生和张飞还有杜总他们一起去接收了钢材。

  4月3号,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红星村的大日子,生态科技大棚项目,便是定在这一天举行奠基仪式。

  一望无尽的大地上,此刻停满了各样的工程车,建设所需的材料也都准备到位了。

  数千名建筑工人,站在项目施工地上,看着会场中央,在那里是站满了栾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头头,市委张书记作为最大的领导,同时也作为本项目主要的责任领导人,做了一场生动的演讲。

  只可惜了,么东西,一个个的都期盼着这仪式早点结束,大家好赶紧开工挣钱。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奠基仪式正式开始!”

  赵齐生跟着一众领导一起,拿着个铁器,往已经提前挖好的土坑中填土,坑里面正中间,竖着一块石碑。

  填土也只是做做样子,大家你一锹我一锹的,十几个人愣是没铲多少土,连石碑的底座都盖住。

  反正样子是做到了,几位领导相继的退了下去。

  大地上的风实在太猛,四月份虽然已经开花了,但是气温还是比较低的,大地上又很开阔,风一吹,这帮身子较弱的领导干部,根本顶不住。

  主持人见差不多了,拿着个大喇叭吼道:“开工!”然后赶紧示意早就守在边上的工作人员放炮。

  爆竹声一声,那群等在去。

  那些个机械设备,也都泛着轰鸣声,冒出了滚滚黑烟,开始了作业。

  这边施工现场热火朝天的。

  另一边,栾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厅中,此刻正在对老四和魏琦进行着最后的审判。

  被告席上,老四手上戴着手铐,脚上戴着脚镣,就连脖子上都有一根铁链捆着,连在脚镣上。

  而魏琦也没好到哪去,同样是手铐脚镣带着。

  魏琦的老婆坐在观众席位上,满眼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双手捂着嘴巴阻止自己,生怕喊出声音来。

  她不能出声,因为他们的女儿还在那群人的手中。

  魏琦回头看着自己的老婆,一句话都没有说,此刻的他已经是彻底的放弃了。

  “请全体起立!”

  审判长站起身来,手中拿着最后的判决书,开始进行了宣读。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金奎绰号老四,多次参与非法暴力拆迁,并实施暴力致使他人重伤。在绑架案中,犯有绑架罪、轮·····,性质恶劣。”

  “根据刘金奎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华夏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刘金奎犯绑架罪、轮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

  “被告人魏琦犯有指挥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随着审判长的一声声宣读,观众席上,魏琦的老婆却是直接哭晕了过去。

  br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