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第23章 第23章

小说: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作者:独恋一枝花 更新时间:2022-06-13 18:43: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云珠确实很累,昨晚十一点多才睡的,今早三点就起来了,一直忙到现在脚没沾地。所以即使知道沈凤鸣在边上,即使她提醒自己警醒点,等真坐到凳子上,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睡了过去。

  她呼吸平稳,纤长的睫毛低垂,丹红的唇微微张开,恬淡宁静。

  沈凤鸣的视线快速扫过她的唇瓣,落在眼前的白纸上。

  一觉香甜。

  “朱秦尤许,何吕施张。”姜霖他们念,姜云珠睫毛颤动,坐直了身体。

  “孔曹严华,金魏陶姜。”

  姜云珠明白了,沈凤鸣在教他们百家姓。他有心了,要记账,第一要认识数字,第二则是会写姓名。

  她悄悄瞄了他一眼,他没发现她睡觉吧?

  沈凤鸣面无异色,从她这个角度看,只见他侧脸好似用笔勾画出的一般,线条优美硬朗,一双眼睛好似寒星,幽邃明亮。

  应该没发现,她松了一口气,看向别人。

  姜霖学得很认真,正全神贯注的样子。姜云雪也是,甚至带着一些兴奋。这个平时总是乖巧怯懦的姑娘,此时像换了一个人,眼中似有火光。

  姜武,姜武的小脑袋点来点去,姜云珠摇摇头。

  然后她对上一个戏谑的眼神,是杨晟。

  姜云珠微愣,他什么意思?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这时沈凤鸣道。

  “公子,辛苦了,快,喝点水。”陈氏一直听着屋中的动静,听见结束了,赶紧把准备好的茶端给沈凤鸣。沈凤鸣教姜云珠等人识字,她心里的千般感激,万般谢意,全在这茶水中了。

  茶叶很劣质,沈凤鸣却好像没察觉似的,接过茶碗,喝了一口。

  杨晟则凑到姜云珠身旁,小声问,“你这本事,能不能教教我?”说不定以后他还能用上。

  “什么本事?”姜云珠不懂。

  杨晟笑了,“就这睁着眼睡觉的本事啊!”

  睁着眼睡觉,她有吗?顶多也就眯着眼睡觉。不对,他知道她睡觉来着?姜云珠看向杨晟。

  杨晟的表情说明一切。

  姜云珠想用手捂脸。忽然她又想到,不对,杨晟都发现她睡觉了,那沈凤鸣……

  她朝沈凤鸣看去,正对上他墨色湛湛的眸子。

  果然被他发现了,姜云珠赶紧收回视线,垂下了头。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说,你怎么……”杨晟还要追问,“走了!”沈凤鸣放下茶,站起身。

  “什么?”杨晟有点懵的问。

  “做正事。”沈凤鸣说着,已经往外走去。

  杨晟明白他什么意思了,脸耷拉下来,难道他现在做的不是正事吗?

  还不走,沈凤鸣回头看向他,眼中就是这个意思。

  “好歹等我……”等他学会姜云珠这本事啊!

  沈凤鸣没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好吧,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杨晟干嚎了句,跟上了沈凤鸣。

  “他们要出去收粮吗?”陈氏看着两人的背影问,“不是说等伙计来了再收?”

  姜云珠皱眉不语。

  傍晚,沈凤鸣跟杨晟回来了,沈凤鸣拿出一张地图在勾点什么,杨晟则瘫在床上不想动。

  姜云珠早给他们做好了饭菜。今天下午,她给他们买了一只鸡,现在正好做个一鸡三吃。鸡胸肉做个宫保鸡丁,鸡腿肉撕成细丝跟胡萝卜、白菜做个凉拌三丝。

  本来这菜该用黄瓜丝的,可这个时节已经没有黄瓜了,她试了把嫩嫩的菜心切成细丝,也很爽口。

  最后用鸡架做个汤,再配上两盘薄饼,已经差不多够杨晟跟沈凤鸣吃的了。

  果然,杨晟一见这晚饭就有了精神,心神全在这饭菜上,也忘了要跟姜云珠学本事的事。

  姜云珠退了出去。

  晚上姜城回来,听说借住的客商竟然教几个孩子识字,也感激不尽。让孩子们识字,他以前倒是想过,可一个孩子想要进私塾,每年要十两银子的束脩,这对他来说遥远的像个梦,一个根本无法实现的梦。

  现在梦竟然成真了?

  “你们一定要好好学,千万别惹人家生气。”他叮嘱姜霖几人,尤其是姜武,他年纪小,怕不懂这些。

  姜武怯怯的点了点头,下午学字的时候,他好像睡着了。那个大哥哥没生气吧?

  越想他越心虚,决定明天一定好好学。

  姜城没叮嘱姜云珠,他觉得她十分懂事,根本不用他说这些。

  姜云珠站在那里,好吧,她知道她错了,不该睡觉。就算她认识那些字,但跟沈凤鸣学学书法也是好的。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的书法,可是常阁老都赞誉过的。

  叮嘱完,姜城带着几个孩子到偏房去谢沈凤鸣。

  “两位公子,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孩子不懂事,他们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尽管罚,不用客气。”姜城诚恳道。

  古代就讲究严师出高徒,棍棒底下出孝子。当老师的罚学生,家长不会多说一句,甚至有时老师连家长都一起罚呢,大家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对。

  相反如果老师不罚学生,家长还不愿意,觉得你可能没用心教。

  杨晟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没少挨罚,现在听他这么说,脸色怪怪的。

  “我们在这里可能待不了太多时间。”沈凤鸣却道。

  姜城明白,但还是十分感激他。

  又谢了几句,怕打扰沈凤鸣休息,他带着姜云珠等人走了。

  等他们走后,杨晟喝着茶,问沈凤鸣,“下午姜姑娘睡觉,你怎么不罚她?”

  “怎么罚?”沈凤鸣问。

  “这……”这还用问他吗,杨晟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怎么罚,当然是……忽然,他感觉不对,看向沈凤鸣,对上他的眼。

  他眼底冷若寒潭。

  杨晟打了个冷颤,尴尬笑道,“以前咱们麒麟卫的人犯了错,你不是都罚了?”

  “他们只是普通百姓。”沈凤鸣说。

  “那老师罚学生也是应该的。”

  “我不是她老师。”只是教她几天。

  杨晟没脾气了,他就不该跟他争执这件事。

  “我错了,我错了行吧。”他投降。

  姜城他们回去吃完晚饭,又开始忙碌起来。和面、切菜,为明早做胡辣汤跟炸油馍头做准备。

  这一忙,又忙到亥时。

  杨晟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厨房里忙碌的声音,对沈凤鸣道,“他们这可真够辛苦的!”比他们麒麟卫辛苦多了,尤其姜云珠,一天到晚的忙。

  他忽然也明白下午姜云珠为什么会睡着了,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追着问她睡觉的事,还有晚上拿这件事打趣沈凤鸣。

  “嗯。”沈凤鸣淡淡道,似没什么情绪起伏。

  杨晟叹了口气,跟他说话,也就比个石头强点。

  辛苦吗?若有人问姜云珠这个问题,她会回答,“辛苦”。但只要挨过这阵儿,等外卖的生意做起来,不做早饭了,就会好很多。

  所以前途是光明的,姜云珠又不觉得辛苦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照旧去摆摊,今天做了肉炊饼。有想吃肉炊饼的,见今天终于有了,赶紧买了一个吃。也有怕明天又没了的,本来不想买或者想买一个的,当即决定买一个或者买两个。

  因此今天这肉炊饼卖得格外好。

  “云珠,你怎么想到的。”陈氏赞叹,隔两天再卖肉炊饼这个主意,真是太神了。一个肉炊饼六文钱,卖一个抵得上卖两碗胡辣汤,她明显感觉今天钱罐子里收的钱多了不少。

  姜云珠笑笑,这都是小钱。

  不一时,却来了大主顾。

  是那个跟着赵副将的长脸兵卒,他拎着食盒,一溜小跑的过来,把食盒递给姜云珠,然后问,“老板今天做了粥还是肉炊饼?”

  “肉炊饼。”姜云珠接过食盒回。

  “要三十个肉炊饼,八碗汤,麻烦你给我弄好,我拎到山上去。”长脸兵卒道。

  这么多?今天姜云珠已经多做了一些肉炊饼了,可还是不够!

  “那有多少个,我全要了。”

  姜云珠数了数,“还有十九个。”

  差三分之一呢,长脸兵卒叹气,他已经提早来了,没想到还是来晚了。

  “算了,全给我吧,剩下再给我四十个油馍头。”长脸兵卒想了想道。

  这明显是七八个人的饭,估计又有新客人了。姜云珠心中了然,让陈氏给盛汤,她则去准备肉炊饼跟油馍头。

  “对了,中午还要跟你订饭。你先弄肉炊饼吧,弄好了我再跟你说。”长脸兵卒又说。

  姜云珠心中微动,似随意地问他,“怎么,有事?看你挺着急的样子。”

  长脸兵卒正想抱怨呢,瞅瞅左右没人,便压低声音对姜云珠说,“没事,就是汪将军,不知道抽什么疯,非要人把山上山下都仔细搜一遍,说抓可疑的人。

  这不把大家都忙坏了吗!”说到这里,他嗤了一声,“哪有什么可疑的人,我们这么多人守在这里,谁敢来捣乱,不是活腻了。”

  姜云珠听了,切肉的手顿了顿,可疑的人,说的就是她家里那两位吧!

  她没再追问,把肉炊饼全弄好了。

  那边陈氏也把汤盛好了。

  把汤装进食盒里面。肉炊饼,干脆把做好的肉炊饼装回盛炊饼的篮子里,依旧用小棉被盖好,递给长脸兵卒。

  “你这也不好拿,姜霖,你跟着去送送。”陈氏笑着叫姜霖。

  “好。”姜霖接过装着篮子的肉炊饼道。

  他们如此贴心,长脸兵卒笑了,“先不忙,我还得把中午饭的事跟你说一下。对了,这肉炊饼跟汤总共多少钱?”

  “十九个肉炊饼,一百一十四个钱,八碗汤四十个油馍头,二十四个钱,总共一百三十八文钱。”姜云珠道。

  长脸兵卒付了钱,然后拿出一张纸条并一块银子递给姜云珠,“这上面有几道菜,还有昨天那个水煮肉也要一碗,剩下的你看着做,够八个人吃了就行。

  这银子你先拿着,等送饭的时候多退少补。”

  原来昨天那五个将士吃了赵副将三人的菜,觉得好吃,但八个人吃三道菜,谁也没吃够。那五个人心里过意不去,就说今天他们出钱弄一桌菜,请赵副将他们三人吃。

  他们不认识姜云珠,就还让这长脸兵卒跑腿。顺便带早饭。

  姜云珠掂了掂那银子,半两多,再看看纸条,有五道菜,分别是肘子、焦溜丸子、扣肉、糖醋里脊、火爆腰花,再加上一碗水煮肉,好嘛,全是肉。

  够八个人吃的菜,银子肯定够了,姜云珠看完,心中已然想好该怎么做了。

  送走长脸兵卒,姜云珠继续卖汤,后面又有想买肉炊饼的,听说已经卖完了,都懊悔不已。

  因着长脸兵卒这单大生意,姜家今天的吃食还没到辰时就已经全部卖完。

  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这时一个人赶着驴车过来了,是许青山。

  “今天这么早就收摊了?”他诧异,然后赶紧过来帮忙收拾。

  “今天有个大主顾,买了不少。”陈氏笑道,随后又有些懊恼,“你还没吃早饭呢吧,哎,早知道给你留一碗。”

  “不用,婶子,你们能卖就卖,我回家随便吃点就行。”许青山赶紧道。

  大家一起收拾,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完了,许青山把东西往他的驴车上搬。

  “这怎么好意思。”陈氏拉着东西说。

  “婶子,反正我也要回去,顺路。”

  陈氏放手,看了看在一边忙碌的姜云珠,她懂!

  姜云珠虽没看见,但也听见了陈氏跟许青山的对话,微微皱眉,她不太想麻烦许青山。

  众人坐着驴车往回走,没一会儿就到了长石村。

  “婶子,今天你们还去镇上吗?我一会儿要去镇上给我爹买点烟叶。”姜家门口,许青山一边帮陈氏卸东西,一边问。那意思,陈氏跟姜云珠如果去镇上,还可以坐他的驴车。

  姜云珠是要去镇上的,陈氏笑了。

  姜云珠这时还察觉不出异常,就奇怪了。许青山昨天才去过镇上,今天又去?他,故意要送她吧。

  对于许青山的心意,她有点感觉,可他一直没说过,她也不好自己提。

  还是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当即,她就要拒绝。

  可是该怎么拒绝,她确实要到镇上去。

  就在这时,一个男声道,“姜姑娘,是要去镇上吗?我们带你怎么样。”

  抬头,只见杨晟跟沈凤鸣骑着两匹马,从那边溜溜达达的过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