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第36章 第 36 章

小说: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作者:独恋一枝花 更新时间:2022-07-09 14:1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凤鸣先去皇宫跟皇上禀明缘由,然后回沈府,跟父母辞行。

  听说他又要走,沈大学士脸色难看,丹阳公主更是直接红了眼圈。她能感觉到,今天沈凤鸣对她的疏离。

  她也后悔,昨天昏了头,做出那种事。可是她能怎么办?

  这几年,为了让沈凤鸣近女色,她已经用过了无数招数,都没用,反而让母子间生了不少嫌隙。眼看他性格越来越冷酷,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她都不知道偷着流了多少次眼泪了。

  他每天刀头舔血,每次他出门,她都忍不住会想,万一他回不来了怎么办?

  她只有他一个儿子,若他没了,她……

  所以她就想,若他能娶妻生子,有了儿女,有了喜欢的人,他是不是就不会再干那份危险的差事,不会每次以身犯险了。

  而且,她也真的想像别人那样子孙绕膝。

  丹阳公主张了张嘴,想告诉沈凤鸣,她已经把杜染姝送走了,可她也知道,他肯定不爱听这个的。

  “你的手怎么样了?”她关切的问沈凤鸣。

  “无妨。”沈凤鸣回。

  丹阳公主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忽然,她想起,沈凤鸣又要去潞州,“要是再见到那个做香肠的厨子,如果喜欢,就把人带回来吧。”

  她想,这样沈凤鸣就可能会多回府吃饭了。

  沈凤鸣抬眼看向丹阳公主,幽泉般的眼睛泛点涟漪。

  丹阳公主也是忽然想起,并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一路注意安全,若是遇见什么事,你知道的。”沈大学士只这么说,但他相信沈凤鸣能明白,若他有事,沈家就是他坚强的后盾,他一定会拼尽一切保护他的。

  沈凤鸣的脸色缓和了些,“是,父亲母亲也多多保重。”

  “我们在京中,无碍的。办完事,早点回来。”沈大学士道。

  “是啊,早点回来。”丹阳公主也赶紧道。

  沈凤鸣出了沈府,又去镇抚司,他跟杨晟这一走,肯定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很多事要安排好。

  这时杨晟也从杨家回来了。他没敢跟杨夫人当面道别,怕被关在府里出不来了。杨夫人还真能干出这种事。他回家悄悄收拾了包袱,然后给杨夫人留了一封信就溜出来了。

  他跟杨夫人说,她不是天天念叨想吃香肠,他这就去给她买,所以她就别生气了。

  杨晟神清气爽,沈凤鸣冷峻如山,他们两人站在镇抚司的堂前,下面则站着麒麟卫众人,各个精神抖擞。

  听沈凤鸣说要去潞州,他们立刻想起聂鑫说的那能鲜掉舌头的鱼头豆腐汤,还有只尝到一点味道的兔丁、牛肉丝,当即双眼晶亮,去潞州,他们可以!

  兔崽子们,想什么美事呢,杨晟站在上面笑哼,这次去潞州,用不到这么多人。

  他点了跟他去潞州的人。

  被点到的自然满脸欢喜,没点到的,都琢磨该准备多少银子,让那些被点到的给他们带点吃的回来也好。

  太阳初升,沈凤鸣、杨晟带着一队人打马离京,尘烟古道,老树残影。

  武陵县城南边一处小院,魏康平敲门,柳氏听见是他,赶紧把他让进屋里,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魏康平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柳氏,“看看,喜不喜欢。”

  “什么东西?”柳氏糯糯问。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魏康平笑道。

  柳氏接过,打开,只见里面是一支颜色艳丽的珠花,“这……”

  “你整天打扮的也太素净了,这珠花送你。”

  “我是寡妇,而且年纪……”

  “寡妇怎么了,他先离开,是他没福气。你今年也才二十多岁,年纪正好呢!”魏康平当即打断她的话道。

  柳氏眼中有泪花闪动,多长时间了,没人跟她说过这种话了。又有多少年,她没穿戴过这么颜色艳丽的衣服首饰了。

  其实她刚被卖入红杏楼不久,就被陆二赎了出来,娶为妻子。

  在金牛村,她怕被人嫌弃是从那里出来的,说她不正经,她从来不敢穿太鲜艳的衣服,也不敢戴太妍丽的首饰,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可又有谁知道,她心里是喜欢这些漂亮衣服、首饰的。

  “我帮你戴上。”魏康平拿起那朵珠花道。

  柳氏满脸羞红。

  魏康平站起身,走到她身后,用手抚摸她的头发,然后将那支珠花给她戴上。

  柳氏的头垂得更低了。

  就在这时,魏康平却从背后抱住了她,雨点般的热吻亲在她的脖颈处,甚至有往下的趋势。

  柳氏惊慌不已,“你干什么,放开我。”

  “秋娘,我喜欢你,喜欢得吃不下睡不着的。你就可怜可怜我,给了我吧!”魏康平却紧抱着她不放,甚至要脱她的衣服。

  柳氏紧紧拽住衣服,“你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魏康平眼中闪过狠色,一个嫁过人的,也敢跟他拿乔。要不是她还有几分姿色,包袱中银两颇多,他早把她踢到一边了。

  “来人啊……”柳氏真的叫了起来。

  魏康平伸手想捂住她的嘴,然后用强。他断定,就算今天他把她办了,只要跟她好好求饶,她也肯定会原谅他,然后委身于他。

  只是,他又想到另一道倩影,那人雪肤花貌,似月下明珠,可真的太漂亮了。

  想到这里,他放开柳氏,然后急声道,“秋娘,你别喊,我什么都不做,你放心。”

  柳氏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到墙边,背靠住墙,又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稳住精神。

  “秋娘,是我不对,刚才一时没忍住。”魏康平满脸懊悔,“我以前从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早也想着,晚也想着,几乎要了我的命。

  忽然离喜欢的人这么近……秋娘,你长得太漂亮了。”他一边说,一边打量柳氏的反应。

  果然,柳氏脸色通红,神情变得柔和起来。

  女人嘛,不就喜欢听这种话。魏康平心中得意,继续道,“秋娘,你放心,以后不经过你同意,我绝不会再碰你。

  不过,秋娘,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就嫁给我吧!

  只要你松口,我立刻就去请媒婆来提前,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对沅儿像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他说。

  陆沅便是柳氏的儿子。

  柳氏面红心跳,他真的要娶她?忽然,她一咬牙,对魏康平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过。”

  “什么?”

  “我,我以前在那种地方待过。”柳氏羞愧的头都要垂到地上了。把这么不堪的往事告诉别人。

  那种地方?妓馆!魏康平脸色顿时变得冷硬起来,他以为她只是个寡妇,没想到竟然是不知道被多少人玩剩下的破鞋。就这样,她还跟他拿乔?

  柳氏低着头,并没看见他的反应。

  魏康平缓了一会儿,才道,“没关系,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只喜欢你的人。只要你以后跟我好好的,就行了。”

  柳氏惊喜的抬头,正看见一张诚挚的脸,她又红了眼圈。

  魏康平却不想跟她说这些了,他眼珠一转道,“昨天咱们在骡马市遇见的那家人?”

  提起这个,柳氏又放松了不少,“我跟你说过,是我同村的,他们一家都是好人。”

  “我知道他们是好人,不然也不会把骡子那么便宜的卖给他们。”魏康平特意提起此事。

  果然,柳氏道,“多谢你了。”

  “不用,咱们之间,还说这个干嘛。别说一点钱,就是把命给你,我都愿意。”

  柳氏羞赧的用手扯着衣角。

  “对了,那天那个姑娘,就是跟在姜城后面那个。”魏康平状似无意的问。

  “她叫云珠,姜云珠,是陈嫂子的大姑娘,算算今年应该十六岁了。哎,她也是个苦命人。”柳氏叹气。

  “这话怎么说?”魏康平问。

  柳氏就把姜云珠之前发烧差点丢掉性命,后来姜家没米下锅,不得不卖掉一个女儿的事情说了。

  魏康平听得眼中异彩连连,姜家原来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不知道那个女儿是不是跟这个一样,这么漂亮。

  六两银子就能买到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恨他当时不在长丰府,不然一定买过来,或玩或卖,都是不亏的。

  不过现在应该也不晚。

  想到姜云珠那含笑低头的样子,他颇有些等不及了。

  “这么说起来,若不是他们一家,我还遇不到你。他们应该算咱们的媒人了。你在这县城里,也没什么认识的人,该跟他们好好走动走动才好。”魏康平说。

  “嗯。”柳氏也是这个意思。

  “什么时候去他们家看看?给他们带点县里的特产。”魏康平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