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第56章 第 56 章

小说: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作者:独恋一枝花 更新时间:2022-08-21 14:04: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云珠拿下了这间店铺,三十两银子一年,签十年的契书,以后每年涨百分之八的租金。

  “后天一早我们就会离开这里。”老者道。

  “那到时我来,顺便送送你们。”姜云珠道。

  把契书收好,从店铺里出来,姜云珠决定去趟城北,把姜霖跟姜武的束脩交了。

  这件事办地很顺利,这个启蒙班,正月二十开学。

  今天正月十七,老者一家十九号离开,二十号开学,正好能赶上。就是院子里肯定会很乱,但能住人就行,他们一家逃荒路上破庙住过,山岗也住过,现在跟那时比,已经好很多了。

  这件事办完,就是店铺装修的事,这还是等老者他们走了再办才好,不然好像她在赶人一样。

  不过有件事却可以提前办,姜云珠看看旁边的铺子,迈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专门做牌匾的铺子。

  “姑娘,要做牌匾?”一个小伙计热情的迎了上来。

  “嗯。”姜云珠答应,忽然想起,她还没量铺子的尺寸,好像也没办法做牌匾。

  “姑娘要在县城里做生意?县城铺子的牌匾几乎都是我们家做的。”小伙计却道。

  姜云珠心中微动,“文渊书院那条街上有个恒元书画店,它家的牌匾是你们做的吗?”

  “姑娘,你可问着了,他们家的牌匾一直都在我家做。”

  “那你知道他们铺子的尺寸?”姜云珠又问。

  “知道。”小伙计狐疑,怎么,这姑娘要做牌匾送给人家?

  “我租了那家铺子,想做一块牌匾。”姜云珠道。

  小伙计反应很快,立刻恭喜道,“那铺子又大又宽敞,姑娘以后一定生意兴隆。”

  姜云珠笑了,怪不得这家店铺生意好,看这伙计就知道了。

  “姑娘的店铺叫什么名字?可有题字,若是有,可以在店铺里直接雕刻成匾额。若是没有,本店也可以帮姑娘去求字,价格有五百文、一两银子、三两银子、五两银子、十两银子不等。”

  再往上,伙计就没说了。

  这价格,自然是一分钱一分货,五百文,就找隔壁街的秀才写就行,他写的一手好字。十两银子,则去县里有名的先生那里求,字自然比秀才写得好,挂出去也有面子。

  姜云珠犯起了难,在书院对面开店,而且主要客户就是书院里的学生跟老师,她这店铺的字可不能写得太差了,不然人家一看,就觉得你这店铺不行,怎么还会进来吃饭。

  这个时代,这些读书人可着实有些清高的。

  可是去求好字,她总共有五十八两多,租店用去三十两,交束脩用去十六两,现在只剩下十二两多,还要装修,哪里有买字的钱。

  去求顾宴州?上次已经婉拒了人家的婚事,现在再去求人家,不好。

  就在这时,一个冰凌的声音道,“我来写吧,你要写什么?”是沈凤鸣。

  姜云珠回身,他要帮她写牌匾?

  “姜姑娘觉得我的字不好吗?”沈凤鸣问。

  姜云珠赶紧摇头,他的字当然好,可堂堂麒麟卫指挥使的字,被她当做牌匾挂在一处饭馆上,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她还不知道,此时沈凤鸣已经晋升为左都督,不然更惶然。

  “太麻烦你了。”她讪讪。

  “姜姑娘照顾我,给我做饭、熬药,也从没说过辛苦。”沈凤鸣说。

  这么想也是。

  那边伙计很有眼力见地准备好了宣纸跟笔墨,沈凤鸣走到桌前,拿起笔,饱蘸墨汁,看向姜云珠。

  好吧,姜云珠想了想,道,“就叫‘栖山居’吧,栖山卧听雨,闲读万卷书。”

  沈凤鸣笔走龙蛇,很快写完了这三个字。

  “公子真是写的好字!”他刚写完,那伙计就忍不住赞道。他经常帮客人求字,本身也读过一些书,慢慢还真练就了一双慧眼。沈凤鸣这三个字,苍劲有力,厚重雄浑,真比县里有名的先生写得还要好上百倍。

  当然,这位公子长得也出众。伙计纳闷,不知道武陵县何时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沈凤鸣则看向姜云珠。

  “好字。”姜云珠也赞道。她现在只希望,武陵一个小地方,没人认识他的字,不然可……

  应该不会,沈凤鸣的字好像外面很少见,她梦里在安平侯府,若不是他来府里,她也从没见过他的字。

  这么想,姜云珠又笑了起来,有了这么一个匾额,那些书生可挑不出什么毛病了。

  “中午做好吃的。”她道。

  “嗯。”沈凤鸣声音清越。

  下午该办的事都办完了,姜云珠去了集市。她没事的时候最喜欢逛菜市场了,只是可惜武陵县还是地方太小,菜市场也……

  姜云珠正想着,忽然盯住对面一个摊贩面前的东西,那东西,不会吧?

  她径直走向那个摊子。

  这是一个卖鱼的摊子,可跟其它摊子又不太一样,这摊子是卖冻货的,左边是鱼,好像是鱼,只是那鱼的样子很怪,是长条状的,表面银光闪闪,看着跟白玉带相仿。

  右边则摆着一种很多脚的怪东西,那东西的脚上长了很多小圆盘,疙疙瘩瘩的。

  “快来买啊,好吃的刀鱼、章鱼,都是从南面来的新鲜货,便宜卖啦!”摊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穿一身褐色衣裤,眉宇间有一股机灵劲。

  他一边喊着,似为了证明这两种鱼真的很好吃,还弄了一个碳炉,各串了一条带鱼、一个章鱼在上面烤。

  只是他做的很不得法,那鱼烤出来海腥味特别重。

  武陵县地处内陆,这个时代交通又不发达,百姓都没吃过海鲜,乍然闻到这种海腥味,都捂着鼻子躲得远远的。

  “我说胡二,你这弄的什么,这种怪味,快别弄了,把我的菜都熏臭了。”挨着青年摆摊的一个中年人嫌弃道。

  “我这叫海鲜,海里长的东西,你懂什么。”叫胡二的青年哼道。

  “海,你见过海?”中年摊主啧道。

  “当然,海就是这个味道,不然你闻闻。”胡二说着,把一串烤章鱼凑到中年男人鼻子前。

  中年男人一边往后躲,一边道,“拿远点,拿远点。”等胡二把东西拿远了,他才站回来嗤笑道,“就这味道,你就说是龙宫里拽出来的,也没人买。

  胡二,你这次可走眼了。”

  这个胡二,专门卖一些没人卖过的东西。他第一个卖,自然他说怎么卖就怎么卖。往往在别处可能只要三文钱的东西,他弄到武陵县,就卖二十文,甚至三十文。

  他这般,还真让他赚了不少钱。

  当然,也不是所有新鲜东西都能赚钱,比如这怪鱼跟这怪东西,他从年初摆到现在了,就几个买的,其中一个买完没一会儿又给他退回来了,说这怪东西根本炒不烂。

  胡二悻悻,这次确实是他看走眼了,他看着摊子上的两大块冰坨发愁,这可怎么办?

  “老板,这刀鱼跟章鱼怎么卖?”姜云珠压着兴奋问。真是的带鱼跟章鱼,章鱼先不说,带鱼,她梦里到了京城才知道,夏朝海事发达,已经有船队去过爪哇、苏门答腊等地,自然有人捞到这种深海鱼。

  只是这时认识这种鱼的人不多,吃的人更少。

  当时姜云珠在京城遇见这种鱼,还高兴了好一阵,没想到这次她这么快就看到这种鱼了。

  带鱼啊,不用太多作料,只需用油煎了,洒上一点青盐,就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带鱼脂肪少,像这摊贩这样,不抹油直接烤,当然只剩下鱼腥味了。

  “姑娘你要买这两种鱼?”胡二一看有人问,立刻来了精神。

  “多少钱?”姜云珠自然不会让他看出她的心思,免得他抬价。

  果然,胡二见此,以为她只是好奇问问,便先自降了价格,“刀鱼十八文一斤,章鱼二十五文一斤。”

  这价格比本地鱼贵了一倍,又不好吃,怪不得没人买。

  姜云珠笑了,“我若是想多买点,能便宜吗?”

  “姑娘要多少?”

  “你先说说底价,我若是觉得便宜,就多买些。”

  胡二一咬牙,“姑娘若是把这些都买了,刀鱼十五文钱一斤,章鱼二十二文钱一斤。”

  “你家里还有吗?”姜云珠问。

  “有啊,家里还有半车。”

  “大概有多少斤,不算冰。”

  “刀鱼有两百多斤,章鱼有一百多斤吧。”

  “这样,我全要了,刀鱼十二文钱一斤,章鱼十八文钱一斤。”姜云珠道。

  胡二目瞪口呆,“你,全要了?”

  “你若觉得这价格合适,我就……”

  “合适,合适。”胡二惊喜道,这个价格,他虽赚得不多,但也有的赚。主要,他以为这些鱼要砸在自己手里了。现在姜云珠全买走,他有种平白赚到的感觉。

  也不用姜云珠动手,他把那些带鱼跟章鱼从冰里敲出来,称好,给姜云珠放到车上。

  “你家住哪里,等我把家里的鱼弄好,就给你送到家里去。”胡二道。

  姜云珠说了家里地址,又道,“你家里的鱼跟这些一样吗?没变质吧。”

  “你放心,只比这些更好,更新鲜。我去的济州,那边这时节也很冷,水虽然不冻,却有冰碴。我在码头上自己挑的鱼,全挑的最好的。当天夜里就往回走,越往北走,那鱼冻得越结实,绝不会变质。”胡二拍着胸脯道,干这个,他有经验。

  姜云珠放心了,专等他送鱼过来。

  她回家没多久,胡二就坐着车来送鱼了,不过这次有个问题,这些鱼还都在冰里冻着,他要都给她敲出来吗?

  都弄出来也没地方放,姜云珠摇头,就这么放着吧。

  那怎么称重量?

  “你买的时候,应该称过重量吧?实话跟你说,我要在县城开个饭馆,以后会经常要这些鱼、肉类的东西。”姜云珠道。

  胡二明白了,他就说姜云珠住在村里,怎么一次买这么多鱼。

  这可是大主顾,以后弄好了,他的东西就不愁卖了。他这些鱼,买的时候确实称过,除去卖出去的那些,他知道剩下的斤数。

  “刀鱼应该还有二百一十五斤,就算二百一十斤,章鱼有一百六十斤,就算一百五,按你的价格,总共五两二钱多银子,你就给五两就行了。”胡二道。

  “好。”姜云珠也觉得差不多,然后又道,“你以后若是有什么新鲜东西,可以送到县城的栖山居,我若觉得好,便会买。”

  “一定,一定。”胡二连声道,卖了这些鱼,去了他一块心病,他明天就准备去南方贩新东西了。

  胡二喜滋滋的走了,姜家满地的冻鱼。

  “云珠,这怎么办?”陈氏问。

  姜云珠自然早有打算,她笑道,“现在天气冷,把这些鱼放在后院,用草帘子盖起来就行。等饭馆开业了,自有这些鱼的用处。”

  新店开业,正好做两个新菜色。

  她还嫌这些鱼不够多呢!其实她刚才差点让胡二再从南方贩些鱼过来,可是想到过了正月,天气越来越暖,还是算了。

  姜云珠有点想念安平侯府的冰窖,琢磨等今年赚了钱,自己也挖个冰窖,这样不仅能储存东西,明年夏天,她也有冰饮吃了。

  这是她的计划,现在,自然是做带鱼跟章鱼吃了。

  带鱼也有十几种吃法,但或许是受她现代奶奶的影响,姜云珠最爱的,还是烙饼卷带鱼。

  把带鱼收拾干净,用料酒等调料腌制入味,然后下油锅炸。

  这时会有一股鱼腥味,现代,开抽油烟机就行了,在这古代,却也有办法。在旁边点一支蜡烛,就基本没味道了。

  炸好的鱼放入瓦罐,再焖一个时辰,焖得肉酥骨烂,即可出锅。

  这边做烙饼,什么都不放,只放油跟盐。做好的烙饼热气腾腾,有六七层瓤,外皮酥脆,内里松软。

  用这样的烙饼卷上带鱼,一口咬下去,自然是鲜香无比。

  章鱼,就更好做了,姜云珠今天做了香辣章鱼。

  除了这些,她又做了一些适合卷着吃的菜,所以姜家中午就是烙饼卷菜,卷肉,卷豆芽,卷青菜,卷木耳,卷带鱼,卷章鱼,随君搭配。

  姜城等人也是第一次吃带鱼,只觉得这种鱼肉质特别细嫩,有种特殊的鲜味。

  “这就是大海的味道吗?”姜霖吃着带鱼,好奇地问。

  姜云珠笑了,“可能吧。以后有机会,咱们去海边看看就知道了。”

  “这个章鱼,还怪好吃的。这个口感,很弹牙。”陈氏则道。

  “我也觉得好吃,要是在店里卖,肯定好卖。”姜城笑道,他已经等不及饭馆快点开业了。

  带鱼跟章鱼获得了姜家人的一致好评。

  至于沈凤鸣,姜云珠回来才想起来,海鲜都是发物来着,沈凤鸣还病着,怎么能吃这些,所以她给他另做了一些清淡的东西。

  受到特殊照顾的沈凤鸣,感觉今天的阳光特别好。

  正月十九号的早上,姜云珠拿了一些糕点、果品去送店主一家。

  五辆马车,有些东西还是带不走,只能忍痛放弃。

  老者一家站在店铺前看了良久,这才上了马车,离开武陵县。

  他们走得匆忙,很多东西没来得及收拾,也留下很多东西,姜云珠前后查看,对店里的情况有了初步的掌握。

  “爹,把家里的东西搬到这里来吧,明天姜霖、姜武他们就开学了,要住在县里。”她对姜城道。

  姜城也把店铺前后都看了一遍,兴奋不已。从长丰府逃荒过来,满打满算也就半年而已,那时他们无片瓦遮身,谁想到,他们现在就要开饭馆了!

  “好,我这就去。”姜城回去,把陈氏等人接了过来。

  从今天起,他们就要住在县城了。

  “那边也不能丢下,我还养着鸡,等春天了,在院里种上瓜果,能省大一笔钱。”陈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

  “嗯,咱们那边的生意还要继续做呢。”自然要经常回去,姜云珠道。

  说起这个,薛京瑟瑟,“老板,什么时候把我也调到县城里来。”他倒不是嫌村里不好,只是,他想跟着姜云珠,跟在她身边,他总能学到东西。

  姜云珠笑了,她记得她当时给他画过大饼,说要到县里做生意,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饭馆只有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不过村里的生意也不能扔下,这样,等生意稳定了,我再招个人……”

  她刚说到这里,薛京就道,“老板,你要是想招人,我有个好人选。我以前在云鹤楼的搭档,他做菜也很不错的。当然,不能跟老板比就是了。”

  姜云珠相信薛京,他推荐的人,应该错不了。不过,“这件事还是等等再说,先把饭馆开起来。”

  “是,老板。”薛京笑道,只要有盼头就行。

  众人一起七手八脚的收拾后院,姜云珠则来到前面的店铺,琢磨这店铺该怎么装修。

  现在她手里还有七两多银子,可要省着些花。

  既然这样,能自己做的事,就自己做。

  她打算把这店铺装修得幽静雅致一些,这样才符合目标群体的需求。

  她正站在那里规划着,一个青年抱着几张画走了进来,看到她,愣住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