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第82章 第 82 章

小说: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作者:独恋一枝花 更新时间:2022-08-21 14:04: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云珠静静听他们谈话,林霆安果然是为了舍粥种树这件事来的。他看到了这件事背后的巨大利益,想分一杯羹。

  他想投一笔钱,然后占一定的股份,最后,他希望以后产出的蚕丝全部卖给他。

  他的胃口着实不小,养蚕抽丝只能算材料的产出,最赚钱的其实还是把蚕丝织成精美的丝绸然后售卖,当时姜云珠其实也跟秦镇商量过这件事。

  秦镇很想做,但他有心无力。现在铺的摊子已经够大了,再弄一大摊,他怕顾此失彼,最后鸡飞蛋打。

  姜云珠的目标只是帮助那些灾民还有秦瑶,现在目标达到了,她也不想多求。

  现在林霆安却想做……

  他是有这个实力的,看桌上这些人就知道了。

  这时桌上开始讨价还价,这些官老爷争起利益来,可不比那些泼妇强多少。

  林霆安没参与,他只是看着,偶尔说一两句,但就是这一两句,往往决定着事情的最后走向。

  很快,利益被重新分配完毕。最吃亏的,应该是秦镇跟陶岭,毕竟他们才是最先做这件事的人,但秦镇跟陶岭都没表现出什么异色,一副全凭林霆安做主的模样。

  林霆安肯定已经私下跟他们谈好了条件,以姜云珠对林霆安的了解,她很快猜到这点。

  那今天叫她来,有什么意义?反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要她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可从始至终,都没人提这件事,好像大家都忽略了这件事一般。

  “大公子,那我们便告辞了。”矮胖的张大人起身道,随即,众人纷纷提出告辞。

  姜云珠就等这个呢,她走到秦镇身边,跟着他往外走。

  “姜姑娘,抱歉。”秦镇感觉十分对不住姜云珠,他也没想到林霆安会如此。

  “没事。”姜云珠不怪他。

  两人下了楼,眼看着已经走到了门口,忽然贺知州叫住了秦镇。

  “姜姑娘。”秦镇肯定要给贺知州面子的。

  “那我先走了。”姜云珠道。

  “等我忙完,再去找姜姑娘道歉。”秦镇留下这句,往贺知州那边走了。

  姜云珠则快步往门口走。

  已经看到了外面的街道,忽然,“姜姑娘?”林霆安从旁边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姜云珠皱眉看向他。

  “我有些事想跟姜姑娘谈,姜姑娘……”林霆安刚说到这里,外面忽然有人道,“姜姑娘。”

  那声音似沁了冰雪,凉凉的,却异常好听。

  姜云珠往外看去,只见沈凤鸣勒住马,停在那里。外面阳光正好,照在他身上,显得暖浓浓的。

  林霆安也看见了沈凤鸣,眼底闪过暗沉之色,沈都督,来得好快啊!

  沈凤鸣的目光扫过林霆安,落到姜云珠的身上。“姜姑娘,可要回去?”他问。

  姜云珠自然要回去的,“抱歉,我还有事。”她对林霆安说了一句,便往外走。

  “姜姑娘,若是想找我,随时来城西明悦客栈,我等你。”两人错身的时候,林霆安忽然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在姜云珠耳边道。

  一个姑娘,去客栈找一个男人?好说不好听。而且,他说的如此随意,好像他们之间真有这种情分似的。

  茶馆门口还有其他人,他们听见这话,再看向姜云珠,都带了点暧昧的神色。

  姜云珠心中恼怒,林霆安什么意思?她似乎根本没招惹他吧!

  而且,他应该认识沈凤鸣的。想梦中,沈凤鸣登门,他眉宇间经常带着焦虑之色,怎么现在他倒好像不怕沈凤鸣了似的?

  林霆安忌惮沈凤鸣,但也不像别人那么怕。是,满朝的人都怕

  他,那是因为他们问心有愧,他却没有。沈凤鸣也不能往他身上泼脏水吧?

  还有一点,现在太子跟六皇子正处于一种胶着状态,沈凤鸣若站在哪边,哪边必会如虎添翼,他才显得举足轻重。

  可如果两人分了胜负呢?那剩下那个,第一个要除去的,必是他!

  沈凤鸣看着林霆安,目光冷锐。

  这时,姜云珠已经走到了外面,然后她发现一个问题,沈凤鸣骑马来的,那她?

  一只手伸到她跟前。

  姜云珠看那手的样子就知道那是沈凤鸣的手。

  他要骑马带她?

  若是平时,姜云珠肯定不同意的。可现在,她伸手握住了沈凤鸣的手。

  只觉手掌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裹住,那只手一用力,她就上了马背,坐在沈凤鸣身前。

  沈凤鸣打马离开。

  林霆安看到这一幕,神色晦暗不定。

  且说姜云珠坐在马上,因着身高问题,她几乎被沈凤鸣圈在怀中一般,鼻间满是他身上的伴月香味道,甚至肌肤都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热度,她当即后悔了,不该上马的。

  刚才她也是被林霆安那句话气昏了头。

  她尽量身体前倾,想离沈凤鸣远一点,然后道,“沈公子,放我下马即可,我自己能回去。”

  “我带姜姑娘吧。”沈凤鸣的声音带着些冷沉。

  姜云珠隐约察觉到,他似乎生气了,他以前从没用过这种语调跟她说话。

  她怔在那里。

  沈凤鸣的确有些生气,但却不是生姜云珠的气。

  这时那边胡同里忽然有几个孩子打闹着跑出来,沈凤鸣为了避开他们,便转了马身,往旁边去。

  姜云珠正思绪纷飞,没注意这件事。她为了离沈凤鸣远一点,身体是往前倾着的,这下,她直接往旁边歪去。

  她吓得白了脸,想抓什么却有些来不及了。

  这时,一只胳膊揽住她的腰,将她抱入怀中。

  姜云珠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想挣脱,却觉得腰上的手好似铁钳一般,根本挣脱不得。

  纤细的腰身,好似一掐就会断。沈凤鸣以前从不知道,女子的腰身是这样柔软的,他也懵了一下。

  “沈公子。”姜云珠呼道。

  沈凤鸣轻出了一口气,黑湛湛的眼睛慢慢恢复平静,他放开姜云珠,道,“姜姑娘,小心。”

  “多谢。”姜云珠赶忙坐正身体,浑身好似火烧。

  沈凤鸣察觉到她的不自在,翻身下马。

  “沈公子?”姜云珠不解,他做什么?

  “姜姑娘坐稳便可。”沈凤鸣牵着马缰绳,向前而去。

  他竟要替自己牵马?“沈公子,不行。”姜云珠急道,想下马。

  沈凤鸣止住她,“些许小事而已。”然后他继续往前走,步伐不快不慢,却沉稳有力。

  姜云珠坐在马上,看着他轩昂的背影,看他在人流中穿梭,心中五味杂陈。

  半刻钟后,两人回到栖山居。

  沈凤鸣伸手,扶姜云珠下来。

  姜云珠犹豫了下,将手放在他的手上。

  纤细柔软的手,跟修长有力的手形成鲜明对比,两者交握在一起,却有种异样的美感。

  只是落在有些人眼里,就不那么舒服了。

  姜云秀站在茶不凉的店面里,一直往外巴望着。正好看见沈凤鸣牵着马过来,姜云珠坐在马上的样子,以及他们的手握在一处。

  姜云秀已经听陈氏说过沈凤鸣了,京城来的一位粮商。不过,她真没想到,他竟长得如此英伟俊美,似比林霆安还要更胜一筹。

  这让姜云秀如何不气恼,姜云珠不是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该嫁给许青山,然后穷困一生的吗?

  再想到姜云珠现在竟然已经有了两间铺子,她就更心中不平衡了。

  此时姜云珠已经下了马,跟沈凤鸣一前一后往店里走。

  姜云秀见此,赶忙四处寻人,看见陈氏正在一旁收拾桌子,她当即走了过去,“娘,我帮你。”说着,她想拿抹布帮陈氏擦桌子,只是手伸到一半,看那抹布实在污秽,她又停在那里。

  陈氏拦住她,“不用你,你坐在那里休息便好。”

  “娘,你对我真好。”姜云秀眼角余光瞥见姜云珠已经进了店,故意提高嗓音撒娇道。

  陈氏笑道,“你是我女儿,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姜云秀这时好像才看见姜云珠一般,怯怯喊,“姐。”

  姜云珠自然也看见了她,以及刚才她跟陈氏的“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地答应了一声,琢磨她今天来的目的。

  陈氏也看到了姜云珠,她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问,“云秀想跟我在县城里住几天,你看?”

  陈氏在后院是有房间的,可两个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怕姜云珠心里不舒服,所以还是决定跟她商量一下。

  姜云珠却立刻想起很多,才见了林霆安,姜云秀就上门,说这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些。

  拒绝?栖山居不像茶不凉,当时弄起来,陈氏、姜城、姜霖等人都出了力的,她似乎没理由拒绝陈氏。而且以林霆安的性格,他想做什么,不会轻易放弃的。

  与其防备一些未知的事情,还不如把事情摆在表面。

  “嗯。”姜云珠答应了声,便往后去。之前应付那些人,她有点累,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儿。

  她进后院休息去了,沈凤鸣也走了,好像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她费神。

  陈氏没在意,姜云秀却心中恼火,感觉被轻视了。

  她不就开了两个店铺吗?有什么可得意的。

  对了,还有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就是京城一个粮商而已,怎么比得上林霆安这个安平侯府的大公子尊贵。

  这么想,姜云秀心中好受了些。然后她忽然想到,对啊,男人,看姜云珠刚才跟那男人的样子,就不清不楚的,若是被众人知晓,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