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第120章 第 120 章

小说:换命后的美好生活 作者:独恋一枝花 更新时间:2022-09-06 14:4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七月底,经过半个月的治疗,皇太后的中风好了,就连以前忘东西的病都缓解了很多,竟然记住了是姜云珠替她请医献药,也记住了姜云珠做饭特别好吃。

  是以,姜云珠经常进宫帮皇太后做饭。

  每次她进宫,沈凤鸣必会陪着一起,怕她在宫里遇到什么为难的事。

  皇宫分为外宫跟内宫,内宫是后宫嫔妃居住的地方,普通人甚至一些不受宠的皇子,无事都不得入内。当然,皇太后疼沈凤鸣,沈凤鸣可以自由行走。

  只是十六却不得进入内宫,每次只能在外宫等候。

  已经是八月初,皇太后身体越发强健,姜云珠知道,她已经避过了梦里的厄运,心中轻松。

  这天,沈凤鸣送给姜云珠一个手镯。这手镯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银质手镯,其实是个精巧的暗器。只要按下镯身上的黄色宝石,手镯内就会射出飞针,飞针上涂着麻药,中了飞针的人,几个呼吸间,就会昏迷过去。

  而如果按那个蓝色宝石,射出的飞针则有剧毒,中者会很快毒发丧命。

  经历过那次夜里被绑的事,姜云珠没拒绝他的好意,将手镯戴在手上。

  还别说,这手镯竟然还挺好看的,她喜欢。

  又过了两三天,皇太后想吃姜云珠做的太白鸭,姜云珠早早进宫。

  沈凤鸣骑着马,陪在一边。

  两人到宫门的时候,正好遇见林霆安。

  萧漓玉被禁足了,不能出重华宫,现在只能林霆安进宫去看她。

  “沈都督。”林霆安给沈凤鸣行礼。

  沈凤鸣只是点了下头,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林霆安垂下长睫,掩住眼底的情绪。

  姜云珠跟沈凤鸣去了皇太后的慈宁宫,林霆安则去了重华宫。

  一个时辰后,姜云珠做好了饭菜,齐嬷嬷过来道,“今天皇上过来了,跟太后一起用膳,沈都督作陪,县主……”

  姜云珠每次来,沈凤鸣必跟着,且两人都是一起来,一起走,齐嬷嬷甚至皇太后隐约也看出些什么,皇太后对姜云珠越发和善,有时甚至会让她一起用膳。

  但皇上在,就不同了。

  姜云珠明白,她犹豫是自己先行离开,还是在这里等着,等沈凤鸣一起。

  “县主也饿了吧,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我让他们给你准备点吃的,你吃完再说。”齐嬷嬷斟酌着道。

  一,姜云珠做了这么久的饭,夏天天气热,她身上全是汗,确实该休息一下,吃点饭,不然就算现在已经是傍晚,阳光依旧晒人,她这么回去,太辛苦了。

  二,说不定等皇上走后,皇太后还想见姜云珠呢。

  她都这么说了,姜云珠便点头答应。

  齐嬷嬷让一个小太监过来,领姜云珠去偏殿休息,她则要去侍奉皇太后。

  姜云珠跟着小太监来到偏殿,这里放着冰,一进来就有凉气袭来,姜云珠舒服地喟叹了下。

  小太监很会做事,先给姜云珠端来一盆热水,又给她拿来毛巾等物,最后又给她送来热茶,这才退下。

  姜云珠将毛巾放入热水中,浸透,然后拧干,擦起脸上的汗。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是一个宫女,来给姜云珠送饭的。

  这么快?估计正是饭点,御膳房有做好的饭菜,姜云珠也没多想,让那宫女进来。

  宫女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四菜一汤。

  “放在那里吧。”姜云珠还没擦完脸,便道。

  “是。”宫女答应着,把托盘放在桌上,一边往桌上摆饭,一边悄悄打量着姜云珠。

  见姜云珠低头拧毛巾,她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轻轻甩了甩。

  姜云珠就闻见一股甜香,那香味……不对,这香味好……她脑中来不及想到更多,便失去了意识。

  那宫女见她晕倒,赶紧过去抱起她,往外而去。

  姜云珠只觉得热,好热,好难受,她难耐地睁开眼,却见到一片花团锦簇,以及一个,男人?

  男人长得很普通,本来穿着侍卫的衣服,此时却正在脱衣服。

  姜云珠大惊失色,心中清明不少,仔细看,这似乎是一片花丛后面,好像还是在皇宫里面,却不知道是皇宫的哪里。

  对面那个男人见她醒了,先是有些愧疚的样子,随后一咬牙,脱了上衣,朝姜云珠走来。

  “你是谁?”姜云珠想站起身,却觉得身上软得厉害,费尽力气,她也只是向后退了一些罢了。

  男人却没说话,抓住了她的胳膊。

  姜云珠一边急急道,“沈凤鸣沈都督你知道吗,我是他的人,你若伤了我,你知道结果的。”情况紧急,她知道说一般的,都是废话,只能说起沈凤鸣,希望他的凶名,能震慑对方一时。

  果然,那男人脸上闪过惧色。

  趁着这个时机,姜云珠又似挣扎着想站起,其实,她调整好了手镯的方向,如果对方还是不肯放过她……

  男人当然不会放过姜云珠,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姜云珠想按下手镯上的宝石按钮,可这时一股热意上涌,她只觉脑袋晕晕沉沉的,手上也没力气,慌乱中也不知按了按钮没有,或者按了哪个按钮。

  男人此时已经近在咫尺,姜云珠又恶心,又心慌,想大声呼救都做不到。

  眼见着男人已经伸手要撕她的衣服,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又去按手镯上的按钮。

  男人忽然瞪大了双眼,往旁边倒去。

  如果姜云珠意识清醒,她该知道,她之前射的飞针已经起效了,只是她现在脑子里似乱成一团,根本是下意识的,按着镯子上的按钮,直到她看见男人倒地。

  她软在那里,脑中空白一片。

  忽然,胳膊上传来刺痛,她短暂恢复了神志。原来,刚才她的手臂碰见旁边的花,那些玫瑰花上有刺,刺划破了她的肌肤,此时那里正在往外冒血珠。

  姜云珠抓住这个机会,直接伸手握住那玫瑰刺。

  更多的刺痛感传来,她也清醒了很多。她知道,她的状态不对,她应该中了什么药。

  得赶紧离开这里,找到沈凤鸣或者十六,那样她才安全。

  从玫瑰花上扯下一根枝条,她握在手里,勉强站起身,往四周看去。

  这是是一片花园,好像不是御花园,不知道是哪里。

  四周也没人。

  她正焦急间,一眼看见南面那波光粼粼的湖水,赶紧往那边踉跄走去。

  此时,重华宫,林霆安正跟萧漓玉一起赏花,只是两人的心思都不在这,所以谁也没说话。

  忽然,一个宫女匆匆而来,似有急事。

  “我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了。”萧漓玉对林霆安道。

  “好。”林霆安善解人意道。

  萧漓玉很快离开,林霆安却没走。

  庆隆帝陪皇太后吃完饭,这才起身离开。

  皇太后年纪大了,吃完饭就想歪着。

  沈凤鸣见此,便起身告辞。

  “云容县主在偏殿。”齐嬷嬷服侍皇太后躺下,低声对沈凤鸣说。

  “多谢。”沈凤鸣离开,去偏殿找姜云珠,想跟她一起回去。

  谁知道,偏殿空无一人。桌上,还摆着饭菜,只是那饭菜根本没人吃过。

  沈凤鸣立刻变了脸色,“云容县主呢?”他的声音好似寒刀般锋利。

  没人回话,没人看见姜云珠。

  沈凤鸣当即要去找齐嬷嬷,这时,一个太监颤颤巍巍道,“奴才看见,云容县主本来在屋中,不一时,来了一个侍卫敲门。

  云容县主问,‘是谁?’

  那侍卫说,‘是我。’

  云容县主便开门,跟那侍卫走了。”

  他这话说的,谁都能听出来,他的意思是那侍卫跟姜云珠有点什么,姜云珠跟着他离开了。

  沈凤鸣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几乎把他掐死,“她往哪里去了?”他根本不相信姜云珠会跟别人走,不过,他知道姜云珠肯定遇到危险了。

  怒极,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控制住,没立刻把这太监的脖子拧断。

  太监吓得尿了裤子,也说不出话,伸手往西指。

  沈凤鸣稍一用力,捏得他昏倒过去,“看住他,不许他自尽,不然你们都是同党。”留下这句,他往西边跃去。

  他临走那一个眼神,吓得众人噤若寒蝉。大夏天的,众人竟然觉得身上冷冰冰的。

  等他走了好半晌,众人才赶紧捆住那太监的手脚,卸了他的下巴,生怕他自尽了,沈凤鸣回来让他们进镇抚司。

  那地方,进去的就没有几个囫囵着出来的。

  姜云珠所在的地方是西苑,离慈宁宫不算特别远。

  西苑看似没人,其实远远地有人在看着,专等沈凤鸣发现姜云珠跟人走了,来寻人,撞见那香艳的一幕。

  只是那花丛后面怎么半天没动静,按理说应该……

  有人前去查看,却只看见男人双眼圆睁,倒在地上的情景。姜云珠却不见了踪影。

  “人呢?”“快找!”几个人立刻四处寻人,却没发现姜云珠的踪迹。

  “别找了,沈都督快来了,到时……”说话的人打了个冷颤。

  几人不敢再多待,迅速离开。

  等他们走后,一个人从大树后绕出来,是林霆安。他看着花丛后面若有所思,忽然,他从旁边的一枝玫瑰上捡起一块布料,瞳孔微缩,如果他没记错,今天姜云珠进宫时,穿的就是这七宝莲碧色衣裙。

  他拿着布料,四处打量,看见了南面那处湖泊,立刻想起上次姜云珠在他眼皮底下逃走的事,她那时就是从水路走的。

  没想到,她又落到了他手里。

  林霆安心头急跳,忍住兴奋,打量起这湖泊。随即,他快速朝湖泊西南角而去,他断定,姜云珠如果真在湖里,一定会从那里上岸。

  他走后没多久,沈凤鸣来到西苑,见到了那具死尸。

  他立刻认出,这人死于姜云珠手腕上的飞针剧毒。

  姜云珠来过这里,且情况肯定不好。

  旁边的花丛处有几滴鲜红的血迹,那血色刺激着沈凤鸣的神经。

  他站起身,往四处观看。很快,他的目光也落在那处湖泊上,然后朝湖泊西南角跃去。

  姜云珠的确在湖里,她知道自己应该是中了媚药一类的东西,下了水,能让她暂时保持清醒。而且,顺着水,她也能先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盛夏,连湖水似乎都变得温热起来,姜云珠下水以后,也就觉得舒服一会儿,那股被压下的热意便再次涌了上来。

  她不敢多耽搁,朝湖泊西南角游去。

  眼看着就要到了,忽然,她看见岸上有人,赶紧潜入水中。

  林霆安已经看见姜云珠了,她就像一尾游鱼,在水中游动,灵动美丽。

  而他,就要抓住这尾鱼了!

  他停住身体,站在岸上,等着姜云珠露面。

  姜云珠隐隐约约也看清了岸上的人是林霆安,心中焦急,身上的热意越来越浓,她身上的力气也跟着消逝殆尽,根本无力支撑她再游到别处去。

  越是着急,腹中的那口气也憋不住了。

  没办法,她只能浮出水面。

  夕阳西下,暖色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湖水似洒了碎金般波光粼粼。

  姜云珠从水中缓缓浮出,一张娇美的脸因为染上红晕,越发显得眼波如水,肌肤如酥。

  一头秀发贴在身上,勾勒出她婀娜的身姿。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水碧色绣七宝莲的长裙,现在长裙贴在她身上,那诱人的峰峦、腰肢随着她出水的动作,展露无疑。

  又因她身上全是水珠,被阳光一照,她整个人似也染上了一层金色的碎光。

  艳糜又圣洁,洛神出水,不足以形容眼前所见到的美景,林霆安只觉得浑身血脉偾张,眼中只剩下湖中那人。

  而从那边赶过来的沈凤鸣也正好看见这一幕,他失神片刻,便将目光对准了林霆安,眼中满是杀意。onclick="hui"